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姑息gl > 101、第 101 章
    听见赵柯说路清明可爱, 池慕云忍不住翘起嘴角:“是啊, 都一米七六了。”她一边说着,一边转头看着走过来的路清明。

    路清明走近了才发现, 副驾驶上还坐着一个人。

    “嗨,小妹妹。”赵柯微笑道。

    “叫赵叔叔。”池慕云说道。

    路清明脚步顿了一下,目光掠过男人的脸。赵叔叔看起来年纪不小了, 起码在三十岁以上,发型和穿着打扮都很随意, 却又有种随性的帅气。时下正流行这种颓废风打扮。

    “赵叔叔好。”路清明低头看着自己鞋尖,拉开后座的车门坐了进去。

    一坐进去,路清明就闻到一股陌生的香水味儿,是“赵叔叔”身上的男士香水味道,她低着头皱了皱鼻子。

    对于路清明来说,这香味过于粗粝硬朗,还有点刺鼻,把池慕云车子里原本的清香味道完全压过了。

    赵柯回头看了路清明一眼。这女孩和池慕云长得一点都不像, 大概是什么远亲吧?

    他正胡乱猜测,女孩抬头了,看到他正看着自己, 表情有一瞬间的懵然, 随即抿紧了嘴唇, 迅速低下头。

    女孩似乎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的表情。但从他的角度,依然能看到女孩鼓起的腮帮。

    “赵老师,”池慕云用余光瞥到赵柯在看着路清明, 心里突然有些不快,便开口跟赵柯说话,“上次的采访,文案很精彩。”

    被佳人褒奖,赵柯心里自然是受用。他一只手无意识似的扯了扯衬衫领口:“也没有啦……平时怎么写就怎么写了,主要是……都是我内心的真实想法嘛。”

    池慕云微笑了一下。

    “你们还没吃饭吧?要不等我办完事,一起吃点?”赵柯顺势提议道。

    ……还是来了。

    路清明靠在椅背上,细长的手臂紧紧地抱着怀里的书包。她感觉心脏被吊了起来。

    “不用了赵老师,你忙你的。”池慕云一边掉头一边笑着说道。

    路清明手臂放松了些,心脏也被放回了原位。

    赵柯沉吟了一下:“也行,那下次请你吃饭,今天谢谢你了。”

    今天赵柯去杂志社签合同,正巧一个同事在附近采访,急需用车,他便把车借给了同事,打算自己坐地铁去税局把最后一道手续办了。

    和赵柯对接合同的人,是杂志社广告部的,和赵柯关系不错。她跟赵柯说,池慕云刚好去那个方向接孩子,可以问问能不能搭个顺风车。

    人家要去的地方确实顺路,池慕云也没什么理由拒绝。

    对赵柯,池慕云也并不反感。

    “我在这儿下吧,再往前走走就是了。”赵柯说着便要下车。

    “送你过去吧,也没多远。”池慕云说道。这个点儿,多数人都要下班了,不快点去的话,恐怕今天赵柯会搞不定这个合同。

    “多亏你了小池,下次请你吃饭你可不能拒绝啊?”赵柯下车笑着说道,“记得带上小清明。”

    “这也没什么,你快去办事吧。”池慕云微微颔首道。

    赵柯爽朗一笑,也没多说,冲她挥挥手,转身走了。

    “小路,饿了吧?”池慕云戴着秀气的细框眼镜,左看看右看看观察路况,“咱们现在就去吃饭。你先吃几个鱼蛋垫垫肚子,好吗?”

    路清明把书包放在一边,身子前倾,脸颊抵在池慕云的座椅靠背上。

    “云……”

    他是谁?

    路清明好想问啊。

    “……我们吃啥?”她憋红了脸,最终也没问出口,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问了一个无关紧要的问题。

    ……也不算特别无关紧要。她确实饿了,“吃”,是个大事。

    尤其是,池慕云并没有答应和“赵叔叔”吃饭……这让她心里高兴极了。

    “你想吃什么,咱们就吃什么。”赵柯一出去,池慕云也放松了不少,“对了……小路,同事跟我推荐了一个英语训练营,只有周末上课,我可以帮你报名吗?”

    路清明点头:“嗯……云,”她撇着嘴巴,“我太没用了。”

    “小路,每个人擅长和喜欢的东西都是不一样的,做到自己尽力的程度就可以了,”池慕云轻声说,“你不能这样说自己。”

    “你会对我失望吗?”片刻的沉默后,路清明小心翼翼地问道。

    池慕云看着后视镜里的女孩:“要是你轻易否定自己,我会很失望。”

    “我知道啦。”女孩低下头,两只细长的手搓来搓去。

    “我们去吃肉,很多肉,好不好?”池慕云扬起唇角,语气轻快地说道。

    “嗯!好。”

    再过些日子,就是池慕云的生日了。

    路清明看着花盆里枯萎的植株,表情凝重。

    暑假快开学的时候,舅姥给了她一些稀有的花果种子,她便省了些零花钱出来,偷偷种下了几株。

    她原本很有把握可以种花得花、种果得果的,没想到……也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眼看着就要打花苞了,不出两天,植株的根竟然都烂了。

    池慕云的生日礼物泡汤了。

    她不知道能送什么给池慕云。她的吃穿用度一切都是池慕云给的,就算压缩一下早餐的钱省出来买礼物,也让她觉得少了些意义。

    她真的很渴望能给池慕云些什么。

    “什么都不缺的话……要不你想想,发生什么事,才能让她高兴起来?”凌爽说道。

    让她高兴起来?

    路清明想了想,拿出英语练习册,坚定地抿着嘴唇:“要是我有进步,她肯定会高兴的。”

    “哎你看你看,”陈燕把电脑屏幕掰过来对着池慕云,“这不是《人物直播间》的小赵吗?他关注你了啊!”

    赵柯的微博头像是一张日出的照片,昵称叫“直播间的小赵”。

    池慕云无奈地笑道:“姐,你大老远的把我从会议室拉过来,就为了让我看这个?我都好多天没上微博了,没注意。”

    “我看小赵这人不错,这事业风生水起,人模样也可以,性格也讨人喜欢。上次我听说他亲自跑到你家去采访,就知道这小子对你有意思。”

    陈燕对池慕云的“终身大事”还是很关心的。北方人说虚岁,池慕云按虚岁算已经二十八了,至今海米谈过恋爱,周围的同龄人大多都脱了单,只有池慕云一个人,形单影只的,情人节都是和个孩子一起过,看着怪可怜。

    池慕云笑了笑,把手里一叠读者来信放在陈燕桌子上:“姐,人家只是微博关注了我,又没别的意思,你看,他还关注了你呢。”

    陈燕定睛一瞧,还真是,赵柯已经把杂志社大部分同事都关注上了。她一抬头,看到池慕云唇边狡黠的笑意,嗔道:“你看你,我都这么大年纪了都不放过我,还开我的玩笑。”

    池慕云收起狡猾的笑意,跟陈燕道别,回自己的办公室去了。改稿子正出神的时候,电话突然响了。

    看到屏幕上“邢树军”三个字,她蹙起了眉头。

    她几乎已经把这个人的存在抛在脑后了。

    迟疑了几秒钟,她还是接起了电话。

    “小云?我是邢树军……没想到还能打通你的电话,你还好吧?”邢树军那边有点吵,好像是在街上。

    “有什么事吗?”池慕云直截了当地问道。

    “也……没什么大事儿,就是想告诉你一声儿,我下个月初五在老家结婚,你要是有空回来的话,就来喝杯喜酒吧。”邢树军说道。

    池慕云愣了一下:“结婚?”

    这倒是很突然。

    邢树军有点不好意思,支支吾吾了半天才又开口:“以前的事儿,是我做得不对。我老婆现在已经怀上孩子了,我也是快要当爸的人,现在才懂了一些以前不懂的道理……总之,真是对不住。我也不奢求你原谅了,只是想给你道个歉,希望你以后也好好的吧……要是我不说破那事儿,估计你要比现在开心多了……真对不住,我是个混蛋,我爸妈也是混蛋……”

    邢树军在那边支支吾吾、断断续续地忏悔着,池慕云一瞬间有些恍惚。她没想到,竟然有这么一天,邢树军会跟她道歉。

    她是想过,如果她不知道自己是捡来的孩子就好了。可是,跟糊涂的快乐相比,她还是更想了解真相。

    邢老头那么多年来都保守了这个秘密,可能是因为事不关己,也可能带着一些善意;到了关乎他儿子利益的时刻,邢老头便不管不顾地把这件事当成筹码,不惜透露真相,逼着儿子拿感情换前程,可见人心是多么善变。

    “恭喜。”池慕云沉默了片刻说道。

    邢树军声音有些颤抖:“谢谢……谢谢了。那,我先挂了?”

    刚挂了邢树军的电话,凌素珍的电话便打了进来。

    “刚才怎么回事儿啊?怎么打都不通,吓了我一跳。”凌素珍埋怨道,“你过生日那天,记得回家,带着清明,对了还有那个江北和小唐啊,也让她们过来,尝尝吴阿姨新学的菜……”

    “嗯,好,我知道了。”听到凌素珍熟悉的声音,池慕云的心情平静了许多。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一个小傻蛋、须臾以逍遥、此生挚爱肖根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此生挚爱肖根 15瓶;云胡不喜 10瓶;km 6瓶;四十四棵紫色涩柿子树、须臾以逍遥 5瓶;啊祺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