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不是天生欧皇 > 100、第一百章
    恶魔表现的若无其事, 他转了转手指上戴的古朴指环, 神色高深莫测:“你要破坏我的法阵,还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好处?”

    萧栗:“说说你的名字?”

    “行。”恶魔眯起那双血红色的眼睛, 除了眸色,他看起来跟正常的人类无疑,他优雅地做了一个手势, “你可以先完成你的任务,这是我对待像你这样人的礼节。”

    手术刀尖对准着献祭法阵, 屡次在刺入的边缘徘徊, 却始终没能成功。

    浩哥看的心脏一下松弛一下紧绷,恨不得握住对方的手直接刺下去,好让他们早点完成任务回归显示——毕竟恶魔素来喜怒无常, 是轮回者们压根不想打交道的对象。

    “夏洛克?”邹涵易大气也不敢喘, 她伸手拽了一下萧栗的衣角,小声地问。

    恶魔勾起嘴角, 他意味深长地说:“我该叫你莫里亚蒂, 还是夏洛克?”

    “名字只是一个代号,不重要。”萧栗这下彻底收起了手术刀,“现在重要的是……真相。”

    浩哥讶异道:“真相?!”

    萧栗无奈地对恶魔道:“我们都认识这么久了, 彼此也知根知底,就不能少整点花里胡哨的,直奔主题么?”

    恶魔:“……………”

    ——他什么时候跟这个人类……知根知底了?!

    萧栗接着道:“那我就直说了,拯救还是毁灭,根本就是一个伪命题。面前这位恶魔先生这幅气定神闲的样子, 哪里像自己的献祭法阵要被破坏?”

    “也许……因为我发现了比法阵更有意思的东西。”恶魔插嘴道,“对我来说,这个法阵不过是少了一界的祭品而已,无伤大雅。”

    萧栗:“你的话只能听百分之一。真相很简单,就像那封信写的那样,根本没有选择。”

    邹涵易问道:“什么意思?不是任务本上写的选择?”

    “如果我们所接到的阶段性任务,是假的呢?”萧栗提出了一个假设,“如果有一股力量,可以篡改我们的任务,拥有这股力量的人非常恶趣味,他给我们两个选择,拯救还是毁灭,可最后都会是殊途同归。”

    恶魔静静旁听,忽地打断萧栗的话,指着自己挑眉:“你说的这个人是我?”

    萧栗没理他:“我的推测很简单,我们自从一进入这个世界,任务本上显示的任务就是被篡改过后的。我一开始以为禁区是有‘灵’的,梦里的女孩和外面的黑影,都是它的意识化体现,但见到监控录像之后,我发现我之前想错了,它们是在畏惧,畏惧恶魔。”

    “其实从信封,到从鬼屋出来的办法,一直都有提示——答案就在我们的眼睛里,我们所看到的‘选择’并不是真实的。”

    “整个禁区都是恶魔的游乐场。”

    “这位恶魔先生篡改了我们的任务,他在真正的任务上加了一层假象,用他所塑造出来的假任务迷惑我们,看着轮回者团团转——并且在最后出现在我们面前,用他那浮夸的表演看着我们落入他的圈套。我们不管是选择拯救,还是毁灭,结果都是完不成真正的任务,被留在这个世界,直到超时后被杀死,因为我们根本不知道真正的任务是什么。”

    萧栗说到这里笑了一下:“不过我猜,真正的任务八成也是跟这里的真相有关……也许我说完之后就会出现?”

    浮夸的表演者听的倒挺认真:“唔,请问夏洛克先生,我的表演哪里浮夸了?”

    “眼神。”萧栗指了指对方的眼睛,“你的情绪太夸张了。”

    他原先想换个词语,却没想好换什么,斟酌间还是用了近义词。

    萧栗话音刚落,原先一直安安分分的小黄本震动了起来。

    在原先那【第三阶段任务:拯救禁区】之上,浮现出了一行用红笔加粗的字迹来:【真实任务:推测禁区真相。】

    这行字迹彻底取代了原先的阶段任务。

    【轮回者萧栗完成真实任务,评价等级s,任务完成度95%,获得1000幸存币。】

    【你已经连续两次摧毁了欺诈之神普色乌度罗勾伊的游戏,你在他心中的仇恨值已经名列前茅——额外提示,当仇恨值达到顶峰的时候,哪怕他遇到曾经的生死仇敌,他心里的第一顺位仍然会是杀掉你。】

    萧栗沉默了两秒,抬头用无辜脸问眼前不知道是邪神还是恶魔的男人:“…………没必要吧?”

    普色乌度罗勾伊回以一个文质彬彬的假笑。

    “那么你在我心里的仇恨值也升高了。”萧栗叹了口气,看着他,“理由是在这个世界里,你不让我睡觉。”

    ——还派小女孩在梦里骚.扰人,记仇。

    普色乌度罗勾伊:“…………?”

    大名鼎鼎的欺诈之神突然背脊发凉。

    【场景转换中。】

    【3、2、1——】

    萧栗眼前一晃,已经从禁区回归了现实,脚步落在了游轮之上。

    早先的焰火已经结束,夜空沉寂下来。

    他顺手把小黄本塞兜里,将紧绷的思维松懈下来,回身进了休息室——他一定要好好睡上一觉。

    萧栗洁癖发作,他强撑着快速地冲了个澡,最后才躺上床,合上眼睛。

    窗外的月光透过轻纱照耀进屋子里,落了一地的霜。

    床上少年的肤色很白,发色又极黑,一眼瞧上去色彩对比的有些惊人。

    他很难得睡的这么沉,疲惫从眉目间满溢出来。

    有一个身影出现在他的床边,男人俯下身,伸出手调整了一下少年的睡姿,在看到对方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时,才慢慢在床边坐下。

    萧栗睡了一晚上,对方也看了他一晚上。

    **********

    自从禁区世界之后,萧栗着实好好休息了一阵子。

    他只觉得全身的筋骨都放松了开来,体力得到了充足的补充。

    新的副本任务也迟迟未到,萧栗权当自己放了个假,起初还挺惬意,但久了之后又觉得无聊。

    这阵子叶则青倒是很关注他,在得到了萧栗的号码之后,经常给他发微信。

    叶则青:“萧栗,你下次副本是不是快了,要不要提前填好组队符?”

    萧栗坐在许久不见的课堂里,他将课本竖立起来遮住自己,回了叶则青的消息:“我三天前刚从新副本出来,也许没那么快。”

    叶则青的回复挺快,看来是一直守着手机:“……等等,距离我们刚从鬼来电副本出来不是才几天吗?你又进了一个副本?!”

    萧栗回了个“恩”。

    叶则青:“……你是大佬你牛逼,连进副本的速度都比我们快。”

    寻常轮回者恨不得十年排一个副本,哪里有像萧栗这么期待新副本的。

    萧栗漫不经心地坐在椅子上跟他扯淡,说了一会儿,他忽地想到之前游轮上遇到的服务生,顺便问了叶则青一下:“对了,你知道裁判所吗?”

    “知道,”叶则青果然对这些事比较了解,“一个臭名昭著的组织。他们之中全都是心狠手辣的轮回者,在现实里也懂御鬼的办法。这个组织最出名的一次就是其中的高层人物将同出任务的轮回者全部杀光,就因为想讨好里面的boss。”

    “你问这个做什么?”

    萧栗将游轮上发生的事给他说了一遍。

    叶则青闻言:“………………我原本想说,能不要得罪他们就不要得罪他们,毕竟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萧栗倒是很豁达:“没事,债多不痒。”

    他洒脱的态度感染了叶则青:“说得对,一名强者,就要不惧怕任何人的挑战。不过萧栗,听你的意思,难道你还得罪了很多人?”

    萧栗仔细地想了一下,给出了否认的答案:“还好,也就还有一只邪神。”

    叶则青:“………………”

    “等等,邪神?!是我想的那个邪神?那种比我们高几个维度的,有信仰的,邪神……?”

    在萧栗给出了肯定的答案后,叶则青沉默了很久,随后用感叹号刷了萧栗的屏。

    这让萧栗不得不屏蔽突然发疯的叶则青,他随手将手机搁在桌子上,瞅着讲台前老师的地中海发型发了一会呆。

    这阵子除了叶则青以外,关注他的还有一个人,萧愈争。

    萧愈争可能真的是年纪大了,开始想关爱子孙后代,除了萧鸣这个最小的之外,从生日会后,他开始对萧栗嘘寒问暖了起来,这叫萧栗非常的不习惯。

    萧愈争不仅会问萧栗的饮食起居,还会用一种亏欠的眼神看着他,就好像萧栗之前有多么多么苦一样——萧栗倒是宁愿对方回到再之前那种忙着工作,完全不理会他的状态,反倒自由。

    萧栗说穿了不习惯接受别人的爱意,尤其是萧愈争这种姗姗来迟的补偿,他现在感觉自己对萧宅的一切都格格不入。

    要不……还是再跟萧愈争提一下,再从萧宅搬出来?

    萧栗想。

    只是如何说服萧愈争又是个问题……

    一旁坐在萧栗身边的同桌托腮看着他的侧脸,青年轻声说:“萧栗?”

    萧栗缓了一会儿才抬起头:“恩?”

    沈蜃之凑的很近,他的语气近乎温柔:“你在发什么呆?”

    “想搬家。”萧栗说。

    他的这个回答让沈蜃之有些惊讶,青年顿了一会儿,试探性地问:“你不在萧家住了?”

    萧栗对沈蜃之的印象还算好,因此也诚实地回答道:“搬出来比较自由。”

    “有找好房子吗?”沈蜃之犹豫了片刻,还是说了出来,“我有个朋友手头有套公寓,在找租客,你如果需要的话……”

    作者有话要说:  小黄本:同.居,能不能安排上?

    萧栗:梦里什么都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