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1.

    脑内吐槽归吐槽,鬼丸还是麻溜的从石板上跳了下来, 然后突然想到, 诶?这虽然是原本剧情里的掉剑砸石板, 但是万一掉剑没有计算好, 不是又一个迦具都陨坑吗?这么近距离, 再加上在场的1、2、3……6,加上自己,7个王权者,连锁掉剑, 嗯……

    这个if线好像有点……

    一分心,落地一声卡巴,鬼丸他……把脚扭到了……

    鬼丸:∑( ̄□ ̄;)等等!说好的王权者被世界偏爱守护呢???

    就在鬼丸这一扭脚的一会, 白银之王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已经近在眉睫,近到鬼丸一抬头,就可以看见的地步了!

    “糟糕!变量出现了!!!”不远处瘫倒在地的白银之王突然高声叫到。

    “???”鬼丸还没来得及回头, 一阵巨大的白光就笼罩了整个御柱塔。

    白光异常的耀眼, 在这一瞬间, 除鬼丸外, 所有的王和氏族都冲向了石板,等鬼丸放下袖子的时候, 看到的就是一水6个王、外加他们几十个氏族都盯着他的画面。

    而原本应该在正中央的石板则消失了。

    鬼丸:不是我的锅!这个锅我不背!!!

    “不对!力量没有消失!”

    在鬼丸看着一水陌生人搞不清楚状况的时候,青王宗像礼司像是察觉了什么,对着白银之王大声喊叫道,然后, 就看到本应失去王权者能力的几位王下意识展开圣域,力量提升到极限,却没有看到本应高悬在他们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而那些要命的剑,在几秒钟之前,还在天空中耀武扬威。

    这显然是所有人意料之外的状况,于是他们将目光投注到了突然出现的鬼丸身上。

    这个状况……怎么看都和这个家伙有关!

    “……看我干什么?!”到现在其实已经差不多明白情况的鬼丸伸出手,他的手并没有任何变化,但是变化又确实发生了。

    无色透明的立场消去了周围所有的颜色,以一种不容拒绝但是却又毫无存在感的姿态出现在了这个众多力量汇聚的现场,然后……

    将所有王的圣域——瞬间抵消!

    “这是石板的加成!”和石板哥俩好过的绿之王比水流大声叫道。

    “喂!你这家伙到底把石板弄到哪里了?!!”

    “这难道不是我该问的吗?”鬼丸抬了抬他连袜子都没穿的白嫩小脚丫,他可是刚梳洗完毕,一身奶白色格子浴衣连头发都没擦干的样子。

    哦,头发不用擦干了,刚刚圣域展开,已经自动把他头发上多余的水给排斥出去了。既没有让头发失去水分的滋养,又让头发保持了干净清爽的样子,圣域牌吹风机,你,值得拥有。

    ……个鬼啊!!

    鬼丸只要一想到自己洗澡的速度再慢点,可能就会直接□□、甚至满身泡泡的出现在这个满是人的地方,就恨不得把罪魁祸首的石板拖出来再砸一次!

    “石板应该没有将人瞬间移动的能力吧?我是怎么能出现在这里的?”鬼丸看着周围的王权者们,7个王虽然力量强大,但是大概是因为是人的缘故,哪怕是同一种力量的王,他们的力量都有不同的侧重点,什么不变、命运、燃烧、镇静、变革、守护……除了他自己的干涉,别的王怎么看都不像是能够将人瞬间移动的家伙。

    如果是石板把他转移到这里的话,那石板是不是……

    “话说我已经跟你们说过绿之王的目的是解放石板吧,你们怎么还走到这一步?”鬼丸动了动脚腕,很好,扭伤得很严重,他估计连路都走不了。

    “我们商量过了,与其让绿之王在暗处虎视眈眈,不如我们主动设下陷阱,多亏了你的提醒,我才能够这么快的想到利用达摩克利斯之剑解决石板呢,但是……没想到你竟然出现在这个时机,难道不是……你早就计算好的吗?”中尉……国常路大觉是真的寿命走到了尽头,白银之王阿道夫威兹曼被赤王粗暴的拖下空飞艇、一下地就遇到了这种不得不决策的情况。虽然黄金之王依然强大,但是只要一想到黄金之王一死,事态就会朝着对绿之王有利的情况飞速倾斜,就容不得他们继续磨磨唧唧,被石板开发了脑域的几个王凑头一研究,就定下了以石板引诱绿之王一伙,然后掉剑毁灭石板的计划。

    而一切,在这个新的无色之王出现之前,都如计划一般没有差错。

    “屁话!我tm今天回来之前都不在这个世界,谁知道你们这边发展到哪里了啊!我是回来备考的,不是过来卷进这种让我好不容易挤出来的考试时间都泡水的破事的!”关于这个,鬼丸可是有一大堆牢骚要发。

    现在的情况他不用能力也能推断出来:石板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在最紧要的关头把自己弄了过来,还瞬间安上了第七王权者的名号,结果自己不上当准备偷溜,就直接崴了自己的脚,让他下意识使用力量稳住自己的身体顺便治疗脚踝,结果他的新力量——无色之力就被和着鬼丸原本的力量用了出来,还就近干涉了白银之王的达摩克利斯之剑,让石板成功遁逃,还顺便收回了达摩克利斯之剑这个大杀器。

    最后留下他这个靶子面对满员、且都有话(气)要说(撒)的王权者们。

    “高天原都要打起来了,我的探亲假也要到了,谁有时间管你们的破事?人类灭亡了都跟神明妖怪没关系好么……”鬼丸很冤,冤得他都要爆发了!

    众人:……

    嗯………………高天原要打起来了???

    什么高?哪个天?什么原?

    是他们知道的那个高天原,不是什么店名或者牛郎俱乐部吗?

    难道就是因为在高天原,所以才说不在这个世界吗?

    真的有神明?诶?话说前一段时间好像有妖怪做乱的新闻,难道是真的?那他们曾经去神社祭拜的时候神明有看着他们吗?!

    高天原都有哪些神明?神明都是些什么样子?这些神明貌似要搞事了诶?对人类社会会有什么影响吗?

    那他们能够……杀死神明吗?

    被赤之王周防尊假意怼了一下,虽然伤不重,但是确实年纪大了的黄金之王国常路大觉咳嗽了一声:“高天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作为阴阳师的他,并不怀疑高天原的存在,但是高天原在这个关头搞事……emmmmm……

    再加上这个莫名其妙突然上位的无色之王……

    “有人类要向高天原出手,好像是平安时代的旧事,前几天还有人打开黄泉之门,从黄泉偷走了一件宝物。”鬼丸解释了一下这两天七福神那边的事情。说实话,他真的太想吐槽了,这两边都是拿到了攻略却还是走上老路的神人啊!你们防范于未然、换个思路、快刀斩乱麻、有点魄力,或独自、或联手解决掉事情不好吗?!偏偏要顺着命运走?!命运要是个好东西,我干嘛提示你们啊!

    “黄泉的宝物?”并不知道鬼丸心里的腹诽,在这一瞬间,所有人都成了复读机。

    “嗯,那个东西有点麻烦,虽然对黄泉的那位大人算不了什么,但是在常世足够横着走了。”鬼丸漫不经心的解释道。

    “那么我解放石板的行为是对的!”绿之王比水流突然插嘴。

    即使是现在,绿之王依然认为自己解放石板的行为是对的——让所有人都获得异能,让人类在遇到危险的时候能够拥有战胜命运的力量。这是他这十年来,所奋斗的、所坚持的目标。

    比水流觉得,在石板消失、大家的王权者之力还在的现在,关于让全世界的人都拥有能够改变自己命运力量的宏愿,他还可以挣扎一下。

    比如说,石板虽然消失了,但是石板解放的力量还在……之类的。

    “无色之王,你现在已经是王权者了,该履行王权者的义务。”说起解放石板,黄金之王终于想起了现在因为普通人获得异能而乱起来的状况,正好他们又多了一个王,还不是和绿之王一样站在混乱那边阵营的王,拉过来处理后续正好。

    本来国内就因为他幕后统治全国长达几十年而高度不满了,现在又因为石板的事情处理不好而让整个世界翻天覆地,甚至可能动摇到政治统治,虽然普通人获得异能这种危机也让他们王权者的地位更加稳固,但是这并不代表完全没有事情。

    至于这个新王搞出来的事情,他可以将人留下慢慢调查。

    正好现有的王权者都不太擅长政治博弈,虽然被石板开发了大脑,但是过往经历与感情还是限制了他们的思考,这位新王怎么说都是统治了江户近五百年的强者,要说玩弄权术,这一位只怕顶得上其余所有王权者们。

    532.

    就在鬼丸再次被抓壮丁,打电话叫他家亲爱的刀刀和家臣过来撑场子的时候,时政这边也面临了问题——

    “我倒是不觉得这有什么好争论的,即使鬼丸大人不是刀剑本灵,他也是一位毋庸置疑的神明,这些刀剑们被他当成了眷族,那么我们就要正视他们。我们土御门家并不赞成封锁讨伐队。”一位土御门家的阴阳师发言说。

    “那位大人姑且不论,对于讨伐队,我觉得必须要解散。讨伐队已经成为私军,这并不合理。在讨伐队拆分之前,我建议通往那里的通道都不要打开了。”某个上了年纪的老头老神在在的说。

    “我倒是觉得这位阴阳师有一句话说错了呢,那个家伙确实是神明,但是真相是,他是我们制造出来的神明……这才对。”某位穿着时政白色制服的审神者轻蔑的说。

    “没错,事实是,不论是谁,只要处于城主这个职位上,经过五百年的酝酿,谁都可以成为神明!我想,我们甚至能够再制造一个听话的神明,而不是现在这个……可笑的家伙。”这位穿着正黑附纹羽织袴的审神者眼中,掩不去他神态中的贪婪与**。

    就算不会读心术,土御门道流都知道这个穿黑羽织的家伙在想什么,无非是想要自己成神罢了。却也不想想,成神这种事,真当谁都做得到吗?!也不看看阁下的尊荣,不论是人品还是能力亦或是心性,您这样子站在妖怪面前,一秒就会被吃了,不能更多。

    “你以为谁都能够成就一番伟业留名历史吗?!换成是阁下,只怕到现在连城墙都没能建起来呢!”花开院家的阴阳师将蝙蝠扇抵在自己嘴唇前,遮住嘴角那轻蔑的弧度,不过遮住了嘴角,那似笑非笑的眼角还是暴露了他看不起这些泥腿子的事实:“鬼丸阁下能够得到十三代、晴明公、以及那位不可说的神明的认可,又岂是阁下这种连自己本丸的关系都处不好的家伙可以相提并论的。”

    “您难道以为,只要是个人类就可以被那个时代众多的英豪承认吗?”

    即使猴子都能够听得出来,这位花开院家的阴阳师在提起鬼丸时,那声阁下是有多真心实意,于是便更衬托得另一声‘阁下’中的嘲讽与不耻有多轻蔑。让那个被接话的审神者涨红了脸,差点忍不住抽出符咒直接攻击。

    当然,没有攻击的原因不过是因为,即使生气,那个家伙还是清楚的认知到,比起阴阳术的水准,对面花开院家的阴阳师能够将他甩出整整一个时政的战局战线!

    可恶!就是因为此,他们才想要将这些家伙拉下马,获得他们家族的传承啊!!!那位非家族的审神者在心中嫉妒的想到。

    站在非家族这一边的某些审神者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他们是属于墙头草一类的人,真正有坏心的人在那次时政重组的时候就已经被解决了,剩下的这些基本上是属于有力量也不错,但是没有力量也能够过下去的类型,站在非家族势力这一方,仅仅是因为他们融入不了那些有家族传承的审神者圈子而已。

    可是现在的情况似乎有点……?他们是不是不能吃瓜看戏了啊?

    就在属于中立、并且主持会议的千惠婆婆准备开口打断这些人争辩了半个月的会议的时候,一则紧急通知插了进来,这是时政科研部的紧急通知:

    就在刚才,因为不知名的原因世界线突然收束,原本探测不到的23世纪突然能够探测到了,经过探查和了解,他们已经掌握了一部分23世纪的基本情况,已经做成了文件视频,等待会议查看。

    一石激起千层浪。

    终于有理由正常打断会议的千惠暗中松了一口气,以一种义正言辞的态度打开了科研部传过来的视频——

    视频中是一片火海,周围都是受伤的人群和鲜血——看起来并没有和21世纪的建筑物有太多风格差异——里面一个扛着至少十个面目不清的伤者的金发须须、紧身衣、体格巨大的肌肉男缓步走出受灾区,他看起来游刃有余、站在火海的废墟上大笑:【已经没事了。要说为什么,因为我来了!】

    时政会议室:……

    沉默……

    ……

    ……这是明星宣传视频?23世纪这是什么氢气沙雕画风?

    作者有话要说:  鬼丸:我很想知道,世界上人这么多,石板为什么找谁不好一定要找我?

    千机:回翻前文,109章,石板说记住你了。

    鬼丸:……

    鬼丸:他是小学生吗?!!!这么记仇?!!另外……(翻前文)这么多被剧透未来的家伙,竟然是一个石板做到了干脆利落扭转命运,你们连石板都不如!

    黄金之王:……关爱老人人人有责。

    青王:……国家公务员服从命令。

    赤王:……啧。→_→

    。

    本来没打算写小英雄和k的,不过想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脑洞,于是在结尾之前加进来,嗯……差不多可以开始完结倒计时了。

    。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凤桥楼 30瓶;云梦双妯娌、31113137 10瓶;南野 6瓶;坐标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