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成为男主退亲未婚妻以后 > 129、冰泉池
    郑菀觉得, 自己仿佛被丢到了一片干柴之上。干柴浸饱了桐油,一簇火星掉上去,然后,她被熊熊燃烧的火焰给淹没了。

    这火焰烧得她神智昏昏,将崔望当作可解渴的甘泉。

    她挨着甘泉,想要再近一点, 可偏偏, 残存的一点记忆浮光掠影一般出现:

    她记得之前放过的话、下过的决心, 记得他一躲三年,想撇开便撇开, 想回来便回来,更记得他说爱却又不情不愿。

    郑菀强撑着最后一点气力, 让自己恨恨地转过头去:

    “你来作甚?”

    她以为自己斥得恶狠狠,实际出口却是一团快要化开的软糯糖汁。

    崔望听着她前言不搭后语,也不恼,反倒将她往怀中拢了拢, 塞了一粒丹药到她口中。

    丹药有股淡淡的兰香,入口即化, 郑菀觉得脑子略略清醒了一些,没那么烫了。

    这时,她才有闲心注意到,天空依然遮着个黑乎乎的大罩子,迷雾并未散去多少,只是都被崔望张开的罩子排开了。

    “阵法没破?”

    她问。

    崔望将身后一团黑乎乎的影子, 放风筝一样以元力牵着,两只手搂着她,足下缩地成寸,几乎须臾,便到了只剩下半个的美人殿。

    “没破。”

    他道。

    郑菀转过头去,发觉,崔望又将她带到了美人殿。

    华美异常的大殿被劈作两半,一半已经轰塌,一半还完好,正中是一个平滑的裂口,仿似被某样利器从天劈了似的。

    正想看得再清一些,便被崔望搂进了还算完好的那半个美人殿,进入了洛室。

    洛室内,一张张美人图被穿堂风吹得飘起又荡下,郑菀置身于那一双双黑黢黢的眼睛中,只觉得心底发毛。

    “道……,”她愣了愣,“你来这作甚?”

    崔望还未答,他以元力牵着的那团影子却有声音切齿着出来:

    “离微!离微!离微!”

    “你意欲为何?”

    “自然是要拿你祭这美人殿的亡魂。”

    崔望声音浅淡,在郑菀茫然看来时,俯身将她轻轻放到了廊柱边,“菀菀,且忍一忍。”

    郑菀阖目不搭理。

    她任崔望在她身下铺了厚毯子,加了防护罩,又丢了阵盘,却只肯留给他一个倔强的头顶。

    崔望一下子抿紧了嘴。

    黑雾一阵“嗬嗬嗬”大笑,它不断变幻着形状,溺情道君得意的笑声传来:

    “离微啊离微,未曾想你竟也是个情种!只可惜,这世间情爱,比韶光还易逝,迟早有一日,你会被这痴情所累……”

    崔望直起身来。

    他拂袖丢出一个阵盘,以剑刺指,指尖血滴滴答答落下,汇入阵盘,阵盘倏地亮起:

    “以血祭亡魂,清莽莽,扫浊浊,陈怨归土……八方归,起!祭!”

    灰扑扑的阵盘一下变得血红妖异。

    郑菀这才抬目看去。

    但见一幅幅美人图倏地飘成与地平行的角度,画有美人的地方腾起黑烟,那黑烟呼啸着卷成狂风,往被黑雾吐出的溺情道君扑去——

    尖利的啸声,隐约似人声:

    “溺情!”

    “溺情!!”

    “溺情!!!”

    含怨,带恨,比前一回还要凶猛得多地将他吞噬进去。

    溺情喉间发出一阵“嗝嗝嗝”的声音,像是吃痛,猛地一阵袖,将黑雾打散开来。

    “珑玉!”

    “秋笛!”

    “清骊!”

    “……”

    溺情道君每喊一次,便哈哈大笑一次,其行状若疯魔。

    “情浓时,你们一个个都说爱本君,愿与本君朝朝暮暮、长长久久,本君不过是替你们践诺罢了。”

    “……世间最痛,莫过于美人迟暮,情衰爱驰。本君将你们封于画中、镇于此殿,让你们与本君生死相依,长久相伴,有何不对?!”

    怨气似被激怒,疯狂似厉鬼。

    “哈哈哈——”

    溺情道君又朗声大笑,笑着笑着,竟开始张狂落泪,玉面一片狼藉。

    郑菀看着,心想,即使如溺情道君这般风流潇洒之人,哭起来也不好看。只是不知,崔望若要哭,是何等模样了。

    不过想来也不会如何好看。

    怨气集结成的黑烟翻滚着再一次将他吞噬,溺情道君猖狂的大笑传出:

    “离微道君,本君离去前,送你一份大礼!”

    黑烟退去,地面出现了一具白骨。

    白骨双手交叉于腹,下颔微张,一双骷髅眼朝天。

    郑菀正觉熟悉,却见崔望突然面色大变地朝自己合身扑了过来。

    “轰——轰——轰——”

    一片地动山摇里,剩下的半座美人殿,炸了。

    无数道寒陨铁索电射而来,密密麻麻遍布整个空间,似乎要将两人戳成筛子。

    寒陨铁索是寒陨之地的特产,常年浸染寒陨之地的瘴气,不说知微境,便是妙法境沾之也得喝上一壶,郑菀手软脚软,半点使不上术法——

    说时迟那时快,崔望及时赶到,将她拦腰一抱,躲过了。

    可寒陨铁索同时也炸了开来。

    千万条铁索炸开的气流,将两人推涌着往下坠,郑菀只感觉自己被崔望牢牢护在怀中,他以身体为她圈出了一个屏障,在这屏障里,她安全无虞。

    郑菀欲抬头,却被他一手按了下去:

    “等会。”

    坍塌的美人殿与她一起下坠,郑菀这才发现,下面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大洞,还来不及反抗,便被大洞吸着卷了进去。

    不知掉了有多久,郑菀只感觉,之前被压下去的热烫感,又再一次升了起来,且比前一次,还汹涌剧烈。

    崔望垂目看她一眼,从她酡红的脸颊,滑到她绯色的耳畔,喉咙动了动:

    “你……”

    余下话还未出口,只觉底下吸力一轻,两人被一同抛了出去。

    天光大亮。

    再没有遮天蔽日的黑雾,可眼前的雾……

    郑菀勉强拉出一丝理智,只见这雾,是薄薄的一层桃色瘴,一股甜甜的似带着绯糜的气味扑面而来,旁边柳叶形蒲草随风摇曳,是迷风草。

    “寒陨之地。”

    怪道溺情道君说,要送他一份大礼,入的,还是桃花瘴。

    崔望将郑菀往怀里搂了搂,手下接触的肌肤烫得快要起火,不由拧紧了眉头,“菀菀,你且忍一忍。”

    方才,他也不小心吸了一口桃花瘴。

    郑菀咬着唇,唇齿间几乎被她咬出血来,可麻意、痒意如同反噬一般,比从前还汹涌上十倍。

    之前还是干柴呢,现下是火山了。

    她带着哭腔,埋怨道:

    “怎么忍?都怪你给我吃的破丸子……”

    不过短短几息,她身上已是香汗淋漓,仿佛刚从水里捞出来一般,能站住还全靠崔望撑着。

    崔望喘了口气,热意也开始从下腹蹿上来:

    “那是接近八转的清露丸。”

    号称一颗能解百毒的七转丹。

    郑菀一听,自己居然随口把两百块上阶元石吃了,非但吃了,还只管用了这么一点时间,更呕了,理智一下子被火得精光:

    “都怪你,崔望,都怪你……”

    她试图推他,奈何力道还没一只鸡大,被崔望一把环了住,声音无奈:

    “好好好,怪我,都怪我。”

    环顾左右,鸿羽流光剑直接往不远处耸立的山崖轰去,三下五除二便挖出一个临时洞府来。

    设下障眼法,丢下防御阵,直接抱着怀中已经开始像毛毛虫一样扭来扭去的姑娘进了洞府,大石头封门,确保从外完全看不出异样,才安定下来。

    “菀菀,清醒些。”

    崔望从储物戒取出一块巨大的毛毯,雪白的毛毯铺开,一下子将大半个洞府的地面都遮住了。

    他将郑菀小心地放了上去。

    郑菀扯了扯衣襟,咕哝着道:

    “热,崔望,我热。”

    崔望也热。

    软玉温香抱满怀,误吸的桃花瘴开始在体内兜圈子,散发着热力。

    他伸手替她将衣襟掩上,人却急急地站起,走到一边特意空出的地方,化指为剑,直接挖出了一个一人宽的圆池子,以捏土术一捏,一个像模像样的圆形池子便挖了出来。

    崔望从储物戒中取出玉葫芦,无视老祖宗的阻止,便开始往外倒。

    冒着冰寒气的液体,汩汩往池子里流。

    不一会儿,洞府的温度一下子便降了许多,

    “你疯了么?这一滴价值一块中阶元石的冰原泉,你就这么往下倒?你几乎挖穿了冰雪囚笼的地底,才得了这么一小池子,你现在用来当正人君子?”

    “就不说这玩意儿管不管用了,趁火打劫你懂不懂?暖男都是千年备胎命,腹黑才是王道!”

    崔望充耳不闻,老祖宗简直被他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还要再骂上两句,五感却已经被黑了。

    “……&*——%%###%%¥#%……&*”

    老祖宗对着黑乎乎的魂海一顿经典国骂。

    而崔望却已经俯身抱起郑菀,将她放到了冰泉池里。

    郑菀一个激灵,稍稍清醒了些,可阴池的欢情水与那寒陨之地的桃花瘴相合,哪里是冰泉水能管用的,她的清醒持续不到一息便没了。

    “菀菀,运气,《莫虚经》运行一周天。”

    崔望盘膝在旁,却被郑菀眼明手快地捞住衣领子往下一拉,堂堂一位妙法境修士就这么“噗通”一声,轻而易举地被拉下了水。

    “菀菀!”

    崔望抹了把脸,郑菀却已经蛇一样缠了上来。

    天羽流光衣浸了水,裙摆花瓣一样飘散在水面,衣襟早在之前的挨蹭里松散开来,露出一截偾起的漂亮的雪线。

    她在他耳边略带着好奇与兴奋地道:

    “崔望,崔望,你身上凉凉的,很舒服。”

    崔望狼狈地挪开视线,耳尖一截,却悄悄地红了。

    郑菀双手双腿都缠到了他身上:

    “崔望。”

    崔望闭了闭眼睛,他眉目漆漆,映着冰泉有了格外的凛冽,可这霜雪般的凛冽里,又染了绯、藏了欲,似下凡的神佛,明明一脚踏入了无边红尘,却还挣扎着想外拔。

    郑菀不肯,仿佛藤蔓一般将他缠紧,挨蹭的肌肤,在薄薄的衣料里都是一颤。

    无声的僵持里,崔望的汗一滴滴落入了池中。

    他双手搭在她削薄的肩上,似要将她搂入怀中,却又似要推开她。

    半晌,还是勉力推开她:

    “菀菀,莫要如此。”

    郑菀恼了。

    她又恼又怒又羞,开始推他,捶他,还哭:

    “崔望,你还是不是男人!是男人就解蛊!你解了蛊,我自然去找百八十个来帮忙……”

    崔望蓦地冷下脸。

    他伸手将池边的留影石收入储物戒,垂下眼睛道:

    “……明日醒来,你也怨不到我。”

    郑菀只觉得,方才还扭扭捏捏不肯屈从的男人突地将她捞起,迫她双手环到他脖上,便低头给了她一个深深的吻。

    那吻混着冰泉水,甘冽而清澈,却像是在她本便燃得正旺的火里,泼了一把滚烫沸腾的油。

    天羽流光衣漂浮在了水面上,轻红色的兜儿、小衣,一件件飘到了池边,只听一阵哭音,那

    作者有话要说:  剩下的都是拉灯的。

    我放微博做福利叭~

    还没写完,等明天微博问我要~

    姨妈期,时速感人~别催我哈~

    我前几天其实挺肥肥的~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浅水炸弹]的小天使:17840507 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销沫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邱小丫子、小甜甜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邱小丫子 3个;销沫、陆之 2个;咔咔就是这样、陈才浩的小仙女呀?、莫呼洛伽、吴亦凡女朋友、36783819、暮染晨霜、35014533、温有有、梧桐ay、bjt女友、三心二意、女王king、憩、蚊子、胡椒岩盐、机智的榴莲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扫地小可爱 50瓶;温暖 40瓶;鑫森淼焱垚 30瓶;棯儇 24瓶;chen sha 21瓶;如鱼得水、云淡风清、哥斯拉嘎嘎嘎、sarry、neko、疯狂袋鼠精、lxm、24205023、沈淮衣、青雁、66、妖妖 20瓶;每天做梦一夜暴富、何时花落 19瓶;墨残茗冷 16瓶;深海的鱼 15瓶;芮西町、井然叙、飘呀飘、景曦、溦、24123991、西二么么、慧慧、白泽、25290829、嗯哼、昀锦、是堇安阿、伐木仃子、秦国九九、鸿蒙画雨、胡椒岩盐、22676236、棠西媛、陳.、yukiyukiri 10瓶;珠砂、再回朗西 9瓶;吴亦凡女朋友 8瓶;灵玉素鸢 7瓶;江屿 6瓶;哑哑、5078713、琳子、燕北柿子妃、鸡心毛衣小超人、小叶子、孒兮、阿莫、木樨树下的小马、肥嘟嘟、123 5瓶;一南 4瓶;小栗子、蔡小雅、毛毛 3瓶;墨珏、岁及、清浅、smile、始于半夏、呱唧呱唧 2瓶;6127116、莫呼洛伽、芒果班戟、狼王格林、不高兴too、qqwdtt、刍衣、妞妞爱吃、悠静的夏天、紫罗兰瀑布啊、婠婠、vivi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