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从桌游开始[无限] > 137、第一百三十七章
    游戏房间由中央大厅和环绕在大厅周围的参与者房间组成, 所以随着序号的扩展,公共区域的面积也会随之不断变大,哪怕里面的住户被淘汰了也一样。

    顾景盛看着彻底失去光泽的10号房门,目光微凝。

    卫嘉时不敢置信:“我们前脚刚去的副本, 老陶怎么后脚就出事了?”

    他记得陶高物的自由活动时间距离归零还剩着不少。

    顾景盛已然冷静了下来, 想了想:“我听老路提到过,副本内的时间流速与房间内的时间流速间的比例是不固定的。”

    也许他们于不知不觉当中, 在[乡村旅店的调查员]中消耗了太长的时间, 以至于陶高物不得不选择独自参加游戏副本,然后惨遭淘汰。

    卫嘉时无法理解:“为什么会突然发生这种事?”

    夏晓云忽然开口:“未必是突然发生,首先, 我们参加的是一个高级副本,与之前的有所区别;其次,倘若老陶真的是在参加副本的时候出的事, 那么这正好是他的第四个游戏。”

    还没等卫嘉时继续提问, 顾景盛就帮忙补完了他在相关知识点上的懵逼:“新人的前三个副本都可以由指导人带着玩,但只有第一个副本是强制陪伴。”

    指导人模式并非组队模式, 就像顾景盛在登入[又到了水果成熟的季节]时所收到的额外道具一样,[欢乐桌游]对于新手参与者存在着某种保护,然而在第四场游戏之后, 保护机制很可能就会失效。

    顾景盛看了夏晓云一眼, 果然从对方的目光中解读出了相同的含义——除了以上两个理由之外,陶高物还是08321房间内对参加游戏最不积极的一名玩家。

    他并不适合这个游戏世界。

    顾景盛淡淡道:“我打算去验证一下老陶出事的原因。”

    卫嘉时:“怎么验证……哦,[复**验券]。”

    顾景盛颔首。

    在游戏里淘汰不会立刻死亡, 而她知道陶高物的现实身份。

    如今已然到了短袖与凉鞋大放光彩的季节,顾景盛却依旧选择了黑色系的长袖长裤套装,然而瞥见她的路人却没有觉得违和,实在是这身衣服自带隐蔽效果,让她轻松的和周围的人群融合在一起——“老陶饭馆”在周边算是极不起眼的一家小饭馆,客流量不多不少,刚够过日子而已,如今却挤满了来参加店主葬礼的亲朋好友。

    饭馆的门口设了灵棚,还专门请了来哭丧的人,棚里摆着桌子,供前来祭奠的朋友用餐,外放的佛经声与哭声混合在一起,有种奇异的凄凉感。

    顾景盛难得地戴了顶没有特殊功能的正常帽子,她稍微往下压了下自己的帽沿,好让其他人无法看清自己的五官。

    “听说老陶家的姑娘继承了老大一笔钱!”

    “他家那些来搭把手的亲戚就没要一点?”

    “奇怪咧,就刚开始闹了一天,然后就没声了,唉,估计也是看人家小姑娘可怜……”

    顾景盛没跟人搭话,也没人上来招呼她,她平静地把花圈跟其它奠仪放在一块,准备转身离开。

    “那个,您要不要吃点饭再走?”

    穿着白色孝服的憔悴女人喊住她,小声问了一句,脸上有着浓浓的伤心,也有一丝淡淡的疑问。

    这会子已接近中午,顾景盛看了眼天上的太阳,婉拒了女人的好意,又道:“本该早上就过来,结果路上交通不好,略来迟了一步。”欠了欠身,“老陶的手艺不错,人也很好,你们……好好生活。”

    一句话勾起了女人的伤心,等她把翻腾的情绪压下,面前的顾景盛却早已不见了踪影。

    应该只是某个正巧在店里吃过饭的好心客人吧……

    顾景盛今天没自己开车,她靠在后座上,打开了微信。

    不但陶高物最后留下的两句“队长你们很久没回来”和“求你们帮我照看下囡囡和她妈”现在已经变成了空白,连对方的账号都已消失在通讯列表当中——当然这种改变并非是突然发生,而是在陶高物的家属检查过他的手机之后,才产生的变化。

    [欢乐桌游]不希望自己的信息以任何方式透露给无关群众。

    车子把顾景盛送到楼下就安静的开走了,全程没有任何交流——司机被周总助特地叮嘱过一句,过问私事的代价往往是被过问薪水,如果这位没表现出开口的意图,保险起见,自己最好不要主动搭腔。

    顾景盛在一楼遇见了正跟行李箱待在一块等电梯下降的卫嘉时,后者的期末考试已然结束,为了方便进入游戏世界,卫嘉时没有回家,而是留在了本地,然后在学校宿舍与队长家,毅然选择了有空调的那一边。

    卫嘉时招呼了一声:“队长!”

    顾景盛特地观察了小朋友一会,对方的状态虽然不算饱满,但也勉强够得上及格线——可能是失去同伴的伤感在经历过时间的消化与期末的摧折后,已然疼痛转移了不少,

    卫嘉时挠头:“再确认一下,我住这里真的方便吧?”

    顾景盛挑眉:“就算我不够靠谱,你小夏姐姐的人品也是值得信任的,请放心。”

    “咳咳!”

    卫嘉时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住。

    公寓楼两层一户,小区的安保手段除了人力之外,还包含了钥匙、门卡、指纹以及虹膜验证,卫嘉时一层层考察过去,总感觉自己不是来借住的,而是来面圣的,每时每刻都有可能突然蹿出一个深宫老嬷嬷或者嗓音尖细的中年人,把自己带到小黑屋里去验明正身。

    顾景盛介绍:“已经给你收拾好了一个套间,应该在楼上……吧?”

    卫嘉时十分纳闷的看着自家队长——“应该”就算了,结尾的那个语气词,难道这里不是你家?

    顾景盛耸肩,表情无辜:“毕竟屋子又不是我收拾的。”

    卫嘉时:“……”也对。

    在去自己的临时住所之前,卫嘉时先到队长的书房溜了圈,然后就瞅见了整整一面墙的游戏:

    “……队长你被[欢乐桌游]选中绝对不是偶然。”

    顾景盛懒洋洋道:“比起我,那位徐严先生的出现才更加不是偶然。”

    卫嘉时想了想,若有所思:“他本来应该受到惩罚,结果因为[欢乐桌游]的缘故逃避了罪责,所以就被挑选了进来?”

    果然系统的便宜不是你想占,想占就能占。

    顾景盛颔首:“虽然没有证据,但我猜是这样没错。”

    卫嘉时点头——虽然自己也没有证据,但他决定无条件支持队长的猜想。

    顾景盛瞥了队友一眼,道:“当然,在书房里除了玩游戏之外,我偶尔也是会认真工作的。”

    卫嘉时看到电脑桌边上呈现打开状态的本子,上面端端正正地写着一行行记录:“队长,你以前练过字?”

    顾景盛一脸往事不堪回首:“小时候过的不容易,被家里人摁着学过,等我能够跟他们斗智斗勇实践自己的主观意愿后,已经勉强能把字给写工整了。”

    卫嘉时觉得队长的家里人可能更不容易。

    笔记本上有周信的资料——卫嘉时之所以能立刻知道,是因为顾景盛还在内页上额外贴了照片——他真名周飞平,家里居然是经营医疗机构的。

    在周飞平后面,还有他副手的信息,虽然对方名字是第一次见,但从五官上看,绝对是杨毅时没错。

    卫嘉时:“队长,你查到他们的现实身份了?”

    顾景盛摇头,坦然:“不是查到的,我以前就认识他。”顿了下,补充,“因为堂兄的原因,曾经看见过他的脸,不过周飞平并不知道我长什么样,至于那位杨先生,完全是距离太近才受到的误伤。”

    卫嘉时往前翻,笔记本上大部分都是暂无详细内容的空白页,越接近开头,内容反而越丰富,现实意思意思地贴了张某学校四十五人遇难的公交事故剪报,报纸边用红笔标了曹宛琰和刘翰儒两个名字,然后就是白领周某意外溺死,青年林某熬夜打游戏猝死,教师任某被来自车窗的碎玻璃片扎破颈动脉而意外身亡。

    08321-1周青青,08321-5林深河,08321-3任松生。

    被[欢乐桌游]选中仿佛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如果不是此刻突然看见,卫嘉时也不会知道,他居然能将这些名字记得如此清晰。

    顾景盛简单道:“刚进游戏的新人防范意识不高,比较容易被套出真话,”

    卫嘉时:“咦,周青青和林深河也是这里的人,任老师就住在小夏姐原来的城市。”

    顾景盛承认:“是,我们离得都不远。”

    卫嘉时犹豫了下,还是提了个意见:“要不然再弄一个电子文档来记录资料呗?写笔记总是不太方便。”

    在电脑手机都充分普及的现代社会,比起软面抄,他觉得一个u盘更适合作为信息的载体。

    顾景盛没有让自己的队员失望:“电脑里有,u盘也拷贝了,云端也做了备份——多重保证,有备无患。”

    卫嘉时心服口服。

    顾景盛给队友准备的套房在楼上,跟夏晓云位于同一侧,卫嘉时刚走到门前就忍不住抽了抽嘴角——门上糊着崭新的对联,左边是“好好学习”,右边写“天天向上”,比学生宿舍更加具有学海无涯的精神。

    “本来想贴你们学校的校训的,可惜不够对仗。”

    卫嘉时默默把行李箱拎到房间里,他打开衣柜门,表情一瞬间从轻松变为凝固:“……队长,这原来是你的房间?”

    顾景盛:“不是,但我让家政帮你准备了点衣服,都是新的。”

    卫嘉时委婉道:“不是衣服,是很多衣服。”

    顾景盛颔首,表情依旧一派轻松:“我让家政多准备一点,保证覆盖你方方面面的需要,羽绒服虽然现在穿不上,但到了寒假的时候……”

    卫嘉时没说话,只默默拎出来一件能糊在窗户上当纱窗的,材质飘逸的裙装。

    他确定队长找的家政在周到细致上已然超过了平均水准——所以哪怕是男性住客,也靠考虑女装癖的可能吗?

    顾景盛动作一顿,诚恳道:“这不是我的,尺码完全对不上……你先等会,我让人再过来收拾一下。”

    作者有话要说:  周四休息一天,我调整下更新时间哈。

    ps:老慕的确是男主没错,但没规定男主的篇幅一定要特别多嘛,当然他后面还是会出场的啦。

    小剧场:

    在顾景盛邀请夏晓云成为自己的舍友时,家人很平静。

    在顾景盛查找霍姿雯的资料时,家里人勉强保持平静。

    在顾景盛查找慕友棠的资料时,家里人努力让自己保持平静。

    在顾景盛邀请卫嘉时来家里小住时,家里人emmm……

    顾循本总结发言:“我觉得老六自己出去住,可能并不只是担心祖父看她不顺眼这么简单。”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荼蘼、克克豆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白小排、111q、长安不知雪、白鹭 20瓶;eヾleven 11瓶;meh076、mini、蓝莓味的人、死一死、烷、荼蘼、u-511、芥末芥末酱、朱颜姝丽 10瓶;小时光 5瓶;六月凉介凉衽袖 4瓶;小六、令狐晓烨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