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魔法言情 > 反派他导师 > 第一百六十七章召唤
    “跟我走,陪着我。”

    乐正灵均这简单的六个字,从昨天夜里到今早上便一直在他的脑海中响彻。

    今早上九幽神殿上突然起来的下了一场大雨。

    九幽神殿虽无日月,确是会下雨的,自己曾经住在这上面小几年,一直很讶异为什么神殿之上也会下雨。

    站在屋檐下,看着那淅淅沥沥落下的雨滴。

    雨滴点在石阶上,就像是姑娘家无人捡的绣球落在了地上,弹跳而起,又归于大地。

    眼眸中浮动着淡淡的微笑。

    很久都没有听雨了。

    上次在屋檐下听雨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天元很少会下雨,而自己又是个极喜欢下雨的孩子。

    小时候下雨天,家里的孩子们便会在宫殿里面玩着游戏,后来渐渐长大了,皇权逐渐替代了亲情。

    偶尔自己一个人坐在自己的宫殿长廊上,在屋檐下放上三五个小碗。

    思及此。

    转身入了屋。

    拿出了三五个小碗放好。

    雨滴不均匀的落在小碗中。

    风吹起她交领的衣裳,筷子在碗上敲击着。

    那悦耳的童年音乐声在筷子下生处。

    如同那雨夜的风一般吹向天空中。

    南柯不由得笑了。

    仿佛回到了童年一般。

    忽的,放在手边的刀不停的震动着。

    齐晓月的刀震动得为何会如此明显。

    停下手中的动作。

    握住那把长刀。

    她总觉得这把刀像是有生命力一般。

    可是却始终参不透这把刀。

    按理说,这把刀锻造时间不过十六年,是齐晓月出身时,西南齐家为她配的刀。

    刀若是想要产生刀灵,区区十六年怕是不够吧。

    不过自己也不知道刀灵是怎么产生的。

    现在有灵的武器统共也不超过一只手,而且个个的年纪都在千年以上。

    可是这把刀要是没有刀灵,没事老是动干嘛。

    上次自己宰乐正灵肖的时候。

    以自己对控物术的那点掌控,根本就不可能将乐正灵肖切成碎片,而且自己也没想发生那么可怕的场景。

    但那把刀飞出去之后,便失去了自己的控制。

    不过因为它干的是自己想干的事情,所以当时自己只是觉得干得漂亮。

    “南小姐在想什么。”

    温柔的嗓音响起。

    “怎么最近每天都有人问我在想什么,难道我就不能愣个神。”

    难过的摇晃了下脑袋。

    怎么现在发呆还有人打扰。

    “少殿听说你喜欢看书,所以特意让我带你去藏书阁。”

    “那不是冠军的优待。”

    怎么,自己现在还能够搞特权了。

    “是的,但少殿说了姑娘是个功利性很重的,他给了您这个特权,你就必定会记得这个人情的。”

    “什么还人情,开个藏书阁的门对他而言不是举手之劳嘛。”南柯拿起地上的刀。

    “可是对你来说就不是举手之劳了啊,对你来说这可是很难得到的。”

    那笑容让南柯有一种掐死她的冲动。

    藏书阁那可是自己一直想去的地方啊。

    “去吧。”

    欠你一个人情又如何,你我之间可还有着血海深仇呢。

    我以后下手的时候,会给你留个全尸,这个人情够好了吧。

    跟着那侍卫一路走着。

    红色的伞儿进了藏书阁的屋檐。

    那侍卫摊开手,藏书阁的结界缓缓打开,那门也随之开启。

    默默的抬起头。

    那恢弘的藏书阁出现在她的眼中。

    自己曾经被关在这里许多天,却也只瞥见了藏书阁的一角罢了。

    这藏书阁里藏着十万多册的图书。

    远远望去,只看得见类别。

    而在这类别之后藏着的是许多人做梦都想看到的书籍。

    侍卫将南柯带上了二楼。

    书桌上,糕点和水已经备下。

    “藏书阁对你开启的时间是五个时辰,结束之前我会来提醒您,请你珍惜看书的时间哦。”

    南柯微笑的目送那侍卫离开。

    等侍卫走后,立马直接冲向兵器谱。

    都特么一百多年了,这里的格局居然一丁点的变化都没有。

    迅速找到关于刀的书籍。

    扒拉出好几本书籍。

    终于在最后一本书上看到了关于器灵的记载。

    相传,器灵都是由建造者或者佩戴者或者殉器者所变。

    不受年龄限制。

    齐晓月应该属于佩戴者也就是长期使用者。

    她的双刀用得如此厉害,足矣证明那把刀在她短暂的年岁里,那把刀陪伴了她多么长的时间。

    所以跟刀产生灵也是有可能的。

    这上面说,弱小的灵只是会偶尔发出光亮,只有能够完全掌控器的灵,才能够控制刀,而想要达到这个境界,需要灵不散百年以上。

    齐晓月肯定没有达到这个年限啊。

    你啊。

    怎么会这个样子呢。

    继续往下看。

    器灵只有在遇到与自己有缘的人,才会产生大的异动。

    自己跟这把刀有缘?

    缘分如此妙不可言。

    器灵?

    还是魂魄?

    南柯转身从书架里面找出了关于魂魄的书籍。

    打开了魂魄的书籍。

    上面记载着,有些修道者离世以后,会因为自身的意念过大,而不愿意离去。

    或者说她们根本就不相信自己离去的这件事实,亦或者是觉得自己的人生理想还没有得到实现,说到底还是不甘。

    这种魂魄如果需要召集容易也简单,只要身上阴气过重,并且看见过鬼魂的人。

    向着南边打三响指。

    在将蜡烛放到自己的正前方,取下蜡烛的灯芯,摇晃三下,便能够见到了。

    南柯看到这里,就没有往下看了,丝毫没有看到下面的话。

    自己何止是阴气重,自己可是在地府逍遥多年的人啊。

    立马按照书上面所说。

    可是这么做以后,自己的面前只是出现了一团白雾罢了。

    而那团白雾消失了以后,一切都消失不见。

    书上说的也有假的啊。

    南柯的语气中满是失望。

    将手边的书放开,眼神的余光看向那把刀。

    鬼使神差的想将那把刀拿远一点,却被那把刀划伤。

    低头看着划伤的手,忽然觉得脑袋有点晕。

    什么鬼,自己明明不晕血的啊。

    脑袋为什么会这么晕呢。

    下一秒,整个人就倒了下去。

    烛光斑驳的身影投在书上那最好一段话。

    若对方已成器灵,需血祭器,它自会召唤你梦里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