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飞天 > 第一一七四章 整顿天街
    关键是进的去也不敢去,炼狱之地跑去折腾和找死有什么区别,多少人流放进去死的连渣都不剩。

    “什么地方不好藏,藏那鬼地方,那个白主究竟在搞什么鬼?”云知秋也忍不住跟着埋怨一声。

    苗毅皱着眉头,摇头无语。

    这里正闹心着,毕竟仙行星之行狠狠了笔大财,对下一个藏宝地还是挺期待的,谁想碰上这茬,却不妨碧月夫人星铃传讯,让苗毅尽快回天街,说是有事找他。

    苗毅本还想多‘消失’一段时间,如今下一个藏宝点无法前往,也就歇了再躲下去的念头,回复:卑职刚好已经回到了天街。

    收了星铃,起身对云知秋打了声招呼:“碧月夫人那边找,我去一趟。”

    一听是碧月夫人,跟着起身的云知秋顿时一脸警觉,冷酷提醒道:“跟那女人保持点距离!”苗毅瞥了眼一同‘深以为然’神情的千儿、雪儿,干笑一声:“想哪去了!”摆了摆手离去。

    到了守城宫,‘溜须拍马’的苗大统领一见到碧月夫人当即有礼奉上,所谓的一点小小心意。

    碧月夫人的心情显然不怎么样,眉头紧锁,递来的储物戒里的东西连看都没看,就直接收了,拖曳着长裙往门外走去,“陪我走走!”

    苗毅自然无法拒绝,落后一步陪在一旁,到了花园中,见碧月夫人停在一株碗口大的娇艳花朵前,指尖触碰着花瓣迟迟不动不语。不由凑上前试着问道:“夫人有心事?”

    碧月夫人放开了那多花,幽幽叹了声。继续前行道:“牛有德,出大事了!”

    苗毅问:“卑职洗耳恭听。”

    “午路三位天街大统领遇难的事你在外面可有听说?”

    “听说了。正是因为听说了这事,卑职才匆匆回来了。敢问夫人,莫非此事还有什么后续?”

    “岂止是后续,这事闹大了,天庭朝会上群臣惶恐,天帝雷霆大怒,将午路元帅皇浩给骂得狗血喷头,若非群臣集体求情,皇浩元帅之职差点就保不住了。”

    苗毅心中不屑一声。又不是皇浩一人这样搞,其他人自然要帮皇浩求情。他有些疑惑道:“午路的事和咱们丑路有关系吗?”。

    “当然有关系!”走入亭子里的碧月夫人坐下,同时伸了下手示意苗毅一起坐,方说道:“事由皇浩那边而起,其他人也被天帝怒斥一顿,最后天帝当场宣布要整顿天街。”

    苗毅没坐,人家上司客气,他还不至于真在大庭广众之下和上司平起平坐,束手而立道:“怎么整顿?”

    碧月夫人叹道:“天帝已经将整个天庭辖内的所有天街全部从满朝大臣的治下给单独剥离了出来。交由了天后统管,勒令天后务必尽快拿出整顿计划来。”

    “这…”苗毅有些惊住了,这还真是大事,大变革啊!忙问:“从大家手里剥权。难道群臣就不反对?”

    碧月夫人摇头:“午路事情一出,被骂的最惨的是皇浩,可大家屁股都不干净。这个口子上怎么反对?群臣集体沉默下…现在开始,咱们已经不属于都统曹万祥管了。我那侯爷夫君也管不到我了,咱们已经属于天后直辖了。”

    苗毅问:“那天后准备怎么整顿?”

    “这就是我召你来的原因。具体的整顿计划天后一时间还没拿出来,天后做的是接管各地天街,正在与群臣交割。我这边已经接到了通知,即日便要赶赴天宫面见天后,所有天街的总镇都要去,你回去后召集下面问问,看看下面还有没有什么需要报备的事情,有的话立刻报给我,我好做到心中有数,免得到时候有问答不出来。至于具体情况,等我见过天后回来再说。”

    “是!”苗毅应下。

    出了守城宫带着几分忧虑回到了东城区统领府,不忧虑不行,他和夏侯龙城有过结,天后又是夏侯家的人,而且又是夏侯龙城的亲姑姑,虽说不认为堂堂天后会为他这么个小人物公报私仇,可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担忧,大人物好办,小鬼难缠呐!

    回去后的第一件事情自然是召集四城区统领,此事问及慕容星华,后者虽然是曹万祥的夫人,可是竟然还不知情,赶紧当场联系曹万祥询问,曹万祥也不知情,可见碧月夫人有个在天庭朝堂位列仙班的夫君就是消息灵通,什么事情都能第一时间知晓。

    这么大的事情没人敢轻视,四城区统领也立刻返回了各自地盘召集麾下人马细细询问天街的情况,最终把情况汇总到了苗毅手上。

    将情况转交给碧月夫人后,苗毅又把事情传讯告知了云知秋,只说有公务处理暂时不回去了,却在夜里偷偷易容跑到了皇甫君媃那。

    苗大官人还是头次主动送上门,皇甫君媃颇为惊喜,一见面便搂在了一起温存。

    苗毅却是推开了她,将天街整顿的事情告知,让她打探一下消息,若有什么不测也好提前做准备。

    皇甫君媃也不知道这事,却是好气又好笑道:“我说怎么这么好心跑来送温暖,感情是有事啊!这事我不好过问,不过我顺带留心一下便是。”

    是夜,苗毅留宿,好不容易来一次想不留宿也难,锦榻上两人一场翻云覆雨免不了。

    后半夜苗毅从皇甫君媃光溜溜的纠缠中爬起,要回去,怕等到天亮太惹眼。

    皇甫君媃颇为哀怨,伺候他沐浴穿衣时嘟囔道:“你这样翻墙进出迟早要被人现,要不挖条地道吧,我去你那,你来我这都方便。”

    还挖?到时候天街的地面都要挖塌了!苗毅干咳一声道:“这不好吧?天街可是严禁在地下挖地道的。不如这样,以后见面咱们易容去客栈,或者我在城外什么地方弄栋宅院。”

    皇甫君媃摇头:“我一女人老是外出不归,想不引起群英会其他人怀疑都难,还是挖地道吧。”

    苗毅含糊其辞,不肯答应……

    数月之后,碧月夫人天宫面圣归来在天元侯府小住了几日方返回,回来的第一件事情自然是召见苗毅。

    一见面,苗毅便热切询问:“夫人,不知天后打算如何整顿天街?”

    高坐在上的碧月夫人怀里抱着粉色狐狸,面色凝重道:“这次的整顿对我来说是好事,天后要将各天街的总镇进行裁撤,今后每十个天街只设置一个总镇,我夫君毕竟是天庭七十二侯之一,八百多个天街总镇的位置,为我争取一个不难,天后那边已经默许了,只是我以后可能要另换地方驻扎了,任命一下来,这守城宫马上要交由你进驻了,也省得你为了避嫌一直挤在东城区统领府。”

    苗毅当即拱手笑道:“恭喜夫人,贺喜夫人,今后还望夫人多多提携。”这消息他听了是真的高兴,身边老是有个上司盯着多不好,入住守城宫倒是其次,主要是以后这天元星天街就真的是自己说的算了。

    凭他和碧月夫人的交情,他估摸着这天元星天街大统领的位置应该不至于给自己免了。

    碧月夫人神情复杂地看了他一眼,继续说道:“天街大统领的数量保持不变,每十条天街由一总镇辖制,每十个总镇由一名都统辖制,每十名都统上面再设一大都督,大都督之后便是由天后直管。除天街大统领的位置无人问津外,其他位置都成了朝堂大臣积极争取的对象,随便争取到一个安插上自己人都不吃亏,如此一来天后的整顿计划倒是得到了朝臣的积极支持,少量的反弹根本无法阻挡天后的这次整顿,唯独夏侯家族在这次整顿中吃了大亏,为了支持天后的整顿,也是为了避嫌,没有参与天街系统一系列位置的竞争。”

    苗毅闻言松了口气,夏侯家族不插手就好,夏侯龙城没了扯鸡毛当令箭的机会对他是好事,表面上却叹道:“夏侯家族为了支持天后真是吃亏了。”

    碧月夫人摇头道:“朝堂上那些人可不会因为夏侯家族做了让步就一团和气,这次天后掌权,立马有人集体向天帝建言,建议天帝与天后早生贵子,这都安的什么心,怕是对天后这次整顿不满的反击,毕竟还是触及了不少人的利益!”

    苗毅心中唏嘘一声,这事离他太遥远,不是他该操心的,好奇道:“这次天街大统领的位置为何无人问津?”

    碧月夫人犹豫再三,都有点不忍心告知他,可这事也无法隐瞒,叹道:“牛有德,你要做好心理准备,这次因为午路三名天街大统领的死,整顿的重点就在天街上,天后已经决定,天庭所有修为符合标准的修士都可以竞争这八千天街大统领的位置。”

    “竞争?”苗毅愕然道:“怎么竞争?”

    “考核!”碧月夫人缓缓道:“所有天街大统领都在这次的考核名单中,不过也不勉强,可以自由决定退出或是参加,不过退出的代价是将无能之辈贬为各地做土地、城隍之流,并且一万年内不得提拔重用。”(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