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飞天 > 第二零七二章 长痛不如短痛
    他这个管家可谓早早进入了状态,满朝大员家的人物显然都在脑子里留了印象。

    这么一提醒,苗毅自然想起了是谁,当年御田那事的设计说起来还和庞贯暗中通气有关,回忆着说道:“那个洛归的脑子好像有点问题,但洛莽好像比较爱护。”

    杨召青:“是这么回事,传言洛莽曾遭遇过刺杀,童怜惜怀有身孕时为他挡过攻击,这也是导致洛归出生后脑子不正常的原因,因此洛莽对这母子颇为愧疚,而因为洛归脑子的问题,洛莽也不可能把洛家交到洛归手上,据说为了保这儿子将来的富贵,洛莽打起了广令公掌上明珠广媚儿的主意,只要儿子娶了广媚儿,后半生自然无忧。若童怜惜真的是江芸的话,当年洛莽遭遇的那场刺杀怕是有问题,能刺杀洛莽的凶手岂是儿戏,凭童怜惜当年的实力也敢介入其中?”

    苗毅微微颔首,又皱眉道:“这事怕是有些麻烦,确认童怜惜是不是江芸很简单,直接联系童怜惜确认便可,可童怜惜是洛莽的宠妾,若童怜惜就是江芸,一旦暴露,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她惊恐之下会不会向群英会上报?那样反而可能会适得其反,得有个能稳住她的人暗中与她联系。”

    杨召青:“御园园庆在即,王爷不是打算让王妃去安抚天后吗?想必童怜惜也会去,凭王妃的身份和能力,定能试出她是不是江芸,也能稳住她,若能将她变成我们的暗子那是再好不过了。”

    苗毅点头,这边大局已定,事败的风险已经过去,几大势力也不太可能再拿云知秋来威胁他,否则承担不起他报复的后果,在保护稳当不会被那些大势力破坏的情况下,妖僧也没机会对云知秋下手,何况事到如今云知秋再不露面也说不过去,家里弄了一群女人,内宅的确需要个当家的。

    需知这次纳娶的人中有不少大小姐出身,比较有性格,飞红都经常被搞的难堪,其他男人也不好管,他苗毅哪有精力天天去处理这事,还真是需要云知秋回来才能镇住!

    而暂时还住在王府外的妾室,他也不可能让人家一直住在外面,那些降将对他稳定南军仍有不小的影响力,许多旧部仍在,一直不让人家嫁过来的女儿进门让那些降将怎么想,会担心你过河拆桥,他堂堂南军掌令天王不可能失信那么多人,若如此的话,以后南军上下谁还敢相信他的承诺?所以飞红那边拖不了太久。

    而一旦那些妾室进门,飞红也就顺理成章地回来了,监察左部就要逼飞红对他动手,不动手飞红就要暴露,那飞红母亲的下场肯定很惨。所以要尽快将飞红母亲给救出来,因此要弄清妖僧所说究竟是真是假。

    天后夏侯承宇那边还要安抚,他苗毅如今是不便再去天宫的,综合各方面的情况,云知秋出面是最合适的,顺带确认一下童怜惜的身份也是最合适不过的。

    “嗯,那这事就让王妃去办吧。”苗毅赞同一声,回头又道:“暗中采购修炼资源的事,等王妃回来,你这边还要和王妃好好商量一下,务必做到稳妥小心。”

    他这里掌握了南军的地盘和兵马大权,意味着他即将拥有巨大的财力,再多养上个上亿人马已经不成问题,向炼狱输送资源加快提升炼狱人马的实力已经摆上了桌面来解决。

    “是!”杨召青应下。

    屋内略作徘徊,苗毅坐回了书案后面,问:“皇甫炼空那边还没回复吗?”

    杨召青:“已经照王爷的吩咐,暗中联系上了他,不过他没任何反应,我估计他在等。”

    “等?”苗毅抬眼道:“等什么?”

    杨召青:“天宫要对王爷下杀手,这不是小事,也不是轻易能得手的事,天宫必定动用了各种能动用的势力来盯王爷,群英会怕也免不了暗中受差遣,皇甫炼空很有可能已经知情了。”

    苗毅五指轻轻敲击着桌面,冷哼一声,明白了杨召青的意思,皇甫炼空在观望,若是他苗毅过不了这一关,被天宫给弄死了,皇甫炼空还有必要和他谈吗?

    云知秋回来了,自然是和苏韵一起回来的,也可以说是顺道把苏韵带回来了。

    安葬昊家上下的陵园外如缎带般的河岸对面,一棵老树下站着一个男人。

    回来,走到陵园门口的苏韵下意识回头看了眼,与那男人的目光对上了,她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现那个男人,也没当回事,只当是苗毅派来监视她的人,否则岂能随便出现在这里。

    苏韵也只是看了眼,随后无视,回了陵园内的第一件事情便是打扫昊德芳陵墓周围的落叶。

    领着两名伙计的石匠也只是将苏韵送到了陵园门口,便没有再进去,而是守在了外面。

    石匠也注意到了河对岸的人,皱了下眉头,闪身飞了过来,上下打量一眼树下人,沉声道:“什么人?”

    那男子淡淡笑道:“我。”

    石匠愣了一下,认出了是杨庆,笑着拱了拱手:“原来是杨先生。”

    此人正是杨庆,杨庆问道:“王妃回来了吗?”

    “嗯,回来了。”石匠点头。

    杨庆问:“你们在这里是?”

    石匠笑道:“老板娘…王妃让我们暂时在这里听用。”

    杨庆莞尔一笑,对于这些风云客栈的老人在无外人的情况下依然对云知秋保持‘老板娘’的称呼,他是知情的。

    没什么事,石匠客套两句也就回了陵园门口那边候着。

    杨庆的目光却是落在了陵园内打扫的那个身影上,眼神有点复杂,感情这个东西有时候真的很奇妙,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第一次见到这个女人,居然就被吸引了,真正的被吸引了。

    之前他只是有点好奇这个和昊德芳纠缠这么多年的女人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女人,所以过来看看,然只一见,瞬间情动,身心瞬间被吸引的感觉,那种感觉说不清道不明,却很美妙,令人念念不忘。

    心动和情动对他来说是两回事,涿水河畔对秦夕的心动是因为秦夕的美丽,长丰古城初见从天而降的红尘仙子是高不可攀的爱慕,他也经历过不少的女人,真正让他情动的女人没有,因为他这个人太理智了,太聪明的人往往对人或对事都看得太清楚了,把一些瑕疵看的太清楚了又如何能动真情?但只有眼前这个女人,他第一眼见到就想和她白头偕老,就想呵护她一辈子。

    他甚至感觉那正对陵园门口的坟墓中有一个声音在冥冥中告诉他,保护好她!

    当从琴音中听出了什么后,他不忍见到那样的事情发生,于是找到了苗毅。

    他很想和她见面近距离聊聊,可是理智告诉他,他现在的身份还不能公开,所以只能远远看着。

    “没回王府?去哪了?”

    阁楼上,看着王府内宅的那些妾室纷纷离开王府,苗毅愕然。

    杨召青揉了下鼻子,“去了安置王爷妾室的别院。”

    “……”苗毅小汗一把,皱眉道:“这女人搞什么鬼,回来了也不回家,反倒先去别院,想干什么?”

    这话说的他自己都心虚,不错,他是对那些妾室没什么感情,也谈不上什么想法,但一下拥有了这么多女人还是有点成就感的,偶尔也有一些不可暴露的龌蹉小念头,有机会可以找个姿色不错的临幸一下,反正名正言顺,谁也说不得什么。

    杨召青干笑了一下,没吭声,倒是有些欲言又止的样子。

    苗毅目光一转,见到了庞笑笑,也在朝王府外走去,不禁指着问道:“这群女人怎么回事?”

    “那个…王妃下令了,让王爷的妾室全部去别院见她,还有…还有…”杨召青支支吾吾一番后,最终叹了口气,“王妃让您也一起去别院看看。”

    苗毅神情一僵,突然正色道:“本王手上事情还多着,没闲心陪她瞎胡闹。”冷哼一声,扭头便走。

    什么叫一物降一物?这就是了!杨召青摇了摇头,心中唏嘘,跟在他身后,弱弱提醒一声道:“王爷,这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长痛不如短痛,恕我直言,您现在去反倒是好事,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王妃是不会让您难堪的,让王妃耍耍性子,事情也就过去了。您若是不去,就王妃那脾气,只会闹得更大…王爷,后果您要三思啊,还是去吧!”

    走到楼梯口的苗毅犹豫了,问道:“你确认王妃不会当着大家的面乱来?”

    杨召青叹道:“王妃脾气是不好,但却是明白人,识大体,不会乱来的,否则她也不会答应您一下纳这么多进门。”

    “好!”苗毅立刻指着他鼻子,道:“这可是你说的,回头王妃若不依不饶,我就说是杨庆的主意,我不答应,然后又是你力劝而成的,你必须承认下来。”

    “我…”杨召青大吃一惊,实在无语,你纳妾,我担责任,凭什么啊!这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的,王妃那我还有好脸色看吗?这以后的日子怎么过?

    别院大花园内,一千多名莺莺燕燕集中在一块交头接耳,不时抬头看看天上的太阳,都在太阳底下暴晒着。

    足足晒了一个多时辰,还不见云知秋露面,大家虽然都不敢乱跑,可心中的埋怨免不了,有人在暗中对新认识的姐妹嘀嘀咕咕传音,“那个再嫁之妇什么意思,摆什么臭架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