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飞天 > 第二一一八章 极乐风动
    上官青差点没被这话给憋死,什么叫我对他们的影响力太大了,搞的我要进去串供似的。

    真是字字如刀,再想进去看看的念头不得不强忍了下来,上官青铁青着脸道:“尸体我可以带走吗?”

    高冠淡然道:“尸体请便,不过他身上的东西暂时不宜让大总管带走,其中也许有什么证据。”

    上官青喝了声,“抬走!”

    两名随行手下上来收拾了向忠的尸体,跟在了上官青身后大步离去。

    “大总管!”高冠忽又招呼一声。

    上官青停步,冷冷回头。

    高冠叹了声道:“事情非同小可,我奉陛下之命查案,不能徇私,该怎么办就得怎么办!我与大总管没有私怨,有些事情希望大总管不要往心里去!”

    有没有听进去不知道,反正上官青扭头就走,一句多话都没有。

    星辰殿内,坐在案后的青主放下手中玉牒,亦轻叹了声,“向忠死了?他随行护驾好多年了吧?”

    一旁的上官青低头道:“不堪折磨在狱中撞墙自尽了!”

    接着快步走下,走到案前正下方转身,噗通跪下了,痛声悲呼道:“陛下!不能再查了!起码不能再这样查下去了!监察右部的大牢是什么地方?乃是人人皆知的炼狱,其中酷刑非常人能忍受,向来是进去的人没几个能好好出来的,进去过的人哪个不脱层皮?高冠查案陛下是知道的,没有陛下旨意的话,办案极为冷酷无情,多少人死在他手上?影卫是死士啊,再被高冠这样折磨下去的话,怕是不能再用了!陛下,若继续让高冠查下去的话,影卫就废掉了,那还不如全部处决掉重新开始培养一批,真的不能再查了,起码不能再给高冠查下去了!”

    借着向忠之死触发了青主的感慨,他赶紧趁机进行。

    这个问题青主不是没考虑过,沉吟道:“难道又让影卫自查?”

    上官青道:“如果陛下不放心,就从监察左部和近卫军中抽调可靠人手联手审查吧,不能再给高冠查下去了!”

    青主犹豫再三,忽叹道:“准奏!上官呐,不要再给朕捅娄子了!”

    “是!”上官青叩头哽咽道:“谢陛下信任!”

    上官青离去后,青主起身转进了藏书阁中,随手翻阅着古卷,隔道书架后面一个穿着黑斗篷的人影晃来停下,传音密报了一些事情。

    青主眉头渐渐皱起,“高冠话里的意思是怀疑到了上官头上?”

    一个略显飘忽的声音道:“两人当众吵了起来,高冠只是那么一说,不过听着有几分道理。”

    青主静默无语……

    皇甫世家,问商楼内,群英会馆各区域的执事纷纷来到,齐聚一堂。

    皇甫君媃端坐在上,这是她正式登上群英会馆大掌柜之位后第一次召集区域执事议事。其母皇甫端容有过这方面的经验,在旁不时提点一二。

    议事结束,各区域执事或走或留,留下的继续和皇甫君媃小范围商谈,这算是皇甫端容手下的老人,皇甫端容让位后,那边还没来得及把人全部给撤换,此时皇甫端容算是在帮女儿引荐,让这些老人继续好好协助自己女儿。

    会商结束后,母女两个回到自家院子时,却见院子里皇甫晏的妻妾子女之类的基本上全部到齐了,一旁阁楼上的午宁半倚在窗口,对进来的母女俩摊了摊手,表示无奈。

    这院子一般是不喜欢外人擅闯的,可是这些人非要进来,午宁也不好阻拦,毕竟其中有不少皇甫端容的长辈。

    母女两个愕然,却见皇甫晏的妻妾子女纷纷主动让出道退开到两旁,纷纷微笑着对皇甫君媃示好,不是对皇甫端容,是对皇甫君媃,这个笑着喊“媃媃”,那个笑着喊“姐姐”。

    此时此刻母女两个才恍然大悟,皇甫晏死后,大权旁落,这些人也跟着失势,等于失去了依靠,如今皇甫君媃重新拿下家族的重要位置,掌握着皇甫家相当大的财路大权,这也意味着相当份量的话语权,从今天开始,皇甫晏一系的家族成员将唯皇甫君媃马首是瞻,此后都要倚仗皇甫君媃为他们争取利益,以在家族内部立足。

    端庄娇美的皇甫君媃一路含笑左右点头,不卑不亢,从众人中间通过……

    牛天王府,高耸阁楼上,苗毅负手凭栏,眺望远方。

    登上楼的云知秋款款走到他身后笑道:“王爷在想什么?”

    苗毅回头,棱角分明的面庞上,已经蓄了短须,他如今的身份已经不适合再做那小白脸似的年轻样。

    整个人的气质有了不小的改变,曾经的英气勃发中藏着一股凛然气势,霸气!不怒自威!

    不过露出淡淡笑容后,那股刚硬气质瞬间又柔化了,“听说又吵起来了?”

    云知秋白了他一眼,“那个聂无艳实在是让人头疼,被人说了句不像女人,又跑去跟人对骂了,还要拉人家出去单挑,你也不管管?”

    苗毅哈哈大笑道:“我不管!咱们说好了的,内宅的事你管!”

    云知秋:“哟!偷偷摸摸跑去舒坦的时候怎么不说这话?”

    苗毅立刻干咳一声掩饰尴尬道:“你跑来不会就是为了说这个吧?”

    云知秋双手搭在了扶栏上,叹了声,“七戒大师要来大世界。”

    苗毅蹙眉道:“小世界呆着好好的,跑这来干什么,他难道不知道自己不宜在这边露面。”

    云知秋摇头道:“他从玉罗刹那边听说了佛主要开坛说法的事,按捺不住了,想要去听法。”

    苗毅摇头:“不行!何必自找麻烦,万一出了事怎么办?”

    云知秋唉声叹气道:“他说什么能听无上佛音,死不足惜,他也想找出戒门功法究竟出了什么问题,以传后人,说是自己义不容辞之事!他开口了,玉罗刹那边满口答应了下来,说是保证会给他安排妥当,现在就剩从小世界过来的事了,你让我怎么阻拦?总之我是不好说他,要拒绝你自己去拒绝吧,有些坏人我不好做。”

    苗毅沉吟道:“玉罗刹真的能保证没事?”

    云知秋:“听玉罗刹的意思,按理说应该是不会有什么事的,届时听法的人很多,也没什么人见过七戒大师,七戒大师的容貌稍作简单改变,混在人群中的话,应该是没人能认出的。”

    “你再跟玉罗刹确认一下,若真能保证没事…来就来吧,毕竟是老二的师傅,咱们也不好说什么。”苗毅无奈叹了声,遇上七戒大师这种一根筋的人实在是没办法,骂又不好骂。

    “嗯!”云知秋点了点头,又问:“你真的要去吗?不会有危险吧?”

    苗毅放手拍栏,“不去不合适,几个天王不参加朝会已是不给青主面子,佛主难得一次的法会再不去捧场的话,那就把两边都得罪了,青主想除掉我,若是佛主跟着插手的话,会有点麻烦,现在咱们的实力还不到翻脸的时候。何况允许我们带人马进去,一旦有事,凭我们几家的人马,联合起来,不说取胜,对方也休想短时间内拿下我们。佛主真敢乱来的话,我大不了集合几家的人马从密道引入,直接攻入佛界,我看他怎么收场!放心吧,佛主也不想青主一家独大的,此去应该不会有危险,寇凌虚他们被佛主‘挽留’过一次,不还是一样要去。”

    云知秋低声道:“你心里有数就好,我只是想提醒你,现在不比从前了,多少人指望着你,你不要再干那热血冲头的鲁莽事了!”

    “知道,知道!”苗毅拍了拍她的手背,握在手中。

    寒风呼啸的冰洞内,南波盘膝静坐,神情不动,恍若木雕。

    “又有几个点的人没了音讯,夏侯家的势力实在是超乎我们想象的庞大,再让他们这样逐步摸下去,咱们外围迟早要无人可用,迟早要变成瞎子,届时没了下面的财力供给,咱们这边人心迟早要乱,我们的行踪说不定也要迟早被他们给掌握。”左儿在旁轻叹了一声。

    沾染在南波身上的冰雪忽然飘开,南波缓缓站了起来,“听说极乐界要办法会,去看看吧。”

    左儿苦笑道:“进入极乐界的八方寺盘查极严,前辈复出后更是加强了盘查,前辈怕是没机会进去。”心里嘀咕,你还有心思去看法会。

    南波平静道:“切断跟下面的联系吧,暂时保存这边的实力,去极乐界重新开始吧!不用走八方寺,我另知道进出极乐界的密道!”

    左儿愕然,心想,你怎么不早说?

    而南波做出这个决定也是艰难的,他一直想得到苗毅手上的血莲,才会在这边折腾,可如今的形势看来,天庭这边到处都在防他,根本不给他下手的机会,尤其是夏侯家的步步紧逼,让他察觉到了危险。血莲想再轻易拿到手显然是不太可能了,而极乐界那边的入口虽是严加防守,可极乐界内部却宽松的多,都认为他还在天庭境内,过去后便于发展。面临可能到来的危险,他不得不作出暂时放弃血莲的决定,隐入极乐界重新开始,着手择选合适的肉身打造,虽然成功率极低,可能需要花很长时间,可是没办法,得不到血莲没有捷径就只能是一步一步来,想必大家也想不到他已经躲入了极乐界,比在这边安全。

    ps:要麻烦大家帮忙砸个场子,推荐朋友‘断桥残雪’新书《都市超级医圣》,狠狠砸,不用客气,记得声明是飞天过去砸场子的,也好帮咱做个广告宣传,不能让人白占便宜不是,笑个!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