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飞天 > 第二一四一章 善意提醒
    夏侯承宇一听这话就冒火,无疑被人踩了痛脚,脸色一寒,“丽妃,你是在明知故问吗?还不是因为那个贱人,也不知使了什么妖法,把陛下给迷的神魂颠倒,依本宫看,这贱人比妖僧还可恶!”

    “唉!”丽妃叹了声,突然换了传音道:“臣妾听闻了一些消息,也不知是真是假,只希望娘娘千万小心,不要被小人陷害!”

    夏侯承宇顿时警觉道:“什么消息?”

    丽妃欲言又止,最终摇了摇头,“只是些小道消息,未必可靠,臣妾不敢乱说。”

    夏侯承宇沉声道:“丽妃,别跟本宫耍什么心眼,本宫在这天宫呆了也不是一天两天,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你绕了半天不就是想告诉本宫点什么吗?何必在这里装什么小心,说吧,恕你无罪就是!”

    被对方捅破心思,丽妃有点尴尬,目光扫了眼四周,见身边无人,小心道:“臣妾听说陛下呆在离宫那边,就是为方便私会打入冷宫的天妃!”

    “丽妃,你要搞清楚一件事情,那贱人天妃的头衔已经被剥夺了!”

    “是是是,是臣妾口出无状,娘娘恕罪!”

    夏侯承宇冷哼道:“这事还用你来告诉本宫吗?陛下呆在那边想干什么是人尽皆知的事情,谁又能奈何陛下?以后少在本宫面前说这没用的破事!”

    丽妃提醒道:“娘娘,臣妾可是听说事情没那么简单,难道娘娘一点风声都没听说吗?”

    夏侯承宇眯眼道:“你究竟想说什么?不要再跟本宫绕什么弯子,本宫耐心有限!”

    丽妃贴近了一些,悄悄细语道:“臣妾听说那罪妇意图复出!”

    夏侯承宇嗤笑道:“想的美!她凭什么复出?她想复出就复出吗?”

    丽妃问:“倘若她给陛下诞下子嗣呢?”

    夏侯承宇眼中厉光直射,“你胡说什么?”这话有点犯了她的忌讳。

    丽妃不惧,继续说道:“敢问娘娘,您觉得那罪妇甘愿一辈子困在冷宫吗?您觉得陛下忍心将她永远软禁在冷宫吗?”

    夏侯承宇心里有否定的答案,在她看来,战如意一直在装模作样,这宫里哪个女人不是变着花样来,最终的目的都只有一个,哪能甘心一辈子困在冷宫,就青主那德性,铁定也不希望战如意一直呆在冷宫,不过她却不说话,冷冷盯着丽妃,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丽妃见她不接话,只好继续道:“臣妾听说,那罪妇似乎想悄悄为陛下生下子嗣,陛下似乎有所意动,还在考虑中,也有消息说,其实那罪妇已经为陛下诞下了子嗣,说什么接生的稳婆已经被灭口,总之说的有鼻子有眼像模像样的,奈何冷宫与外界隔绝,谁也不知道里面的情形,因此都是些传闻,臣妾也不敢确定。”

    然这话真是把夏侯承宇给惊着了,惊的她头皮发麻,是啊!谁也不知道冷宫里面的情形,自己真的是太疏忽了,居然放着这么大的一个漏洞视而不见,只怕就算那贱人挺着个大肚子自己也不知道,青主有多宠那贱人她是知道的,真要是那贱人耍这心眼的话,青主时常跟那贱人厮混在一起能经得住那贱人的软磨硬泡吗?

    她越想越心惊,关键在她看来战如意想翻身就肯定会打这样的主意,母凭子贵自古如此,偏偏自己在青主面前说话的份量比不上那贱人,那贱人真要有了儿子的话,后果简直是不堪设想,自己儿子只怕将来还不知道会是个什么下场,她内心真的有点惶恐了,真正是被丽妃这话给命中了要害,儿子的将来可是她苦熬这么多年支撑下去的唯一指望啊!

    丽妃悄悄在旁察言观色,注意到了她眼中闪过的慌乱神色。

    夏侯承宇强摁下心中的不安,咬牙切齿道:“为何本宫从未听到过这样的消息?”

    丽妃轻叹道:“娘娘,这消息是真是假臣妾也不知道,不过就算是真的,若这天宫内真有人想隐瞒娘娘的话,这种事情只怕娘娘永远是最后一个知道的…对了,娘娘,按理说这消息夏侯家应该有耳闻才对,难道也未曾对娘娘通气吗?”

    最后一句话差点让夏侯承宇吐血,若夏侯家真的知情却不告诉她的话,那是什么意思?她一脸阴霾道:“陛下有旨,关押那贱人的冷宫连本宫都进不去,本宫也没办法核实,所以丽妃,话不能乱说,你听来的这些消息可有证据?”

    丽妃慌忙摆手道:“娘娘,臣妾说了,臣妾也不知道消息真假,都是些似是而非的消息,臣妾只是看不惯那罪妇惑乱朝纲,迷惑的陛下连天宫都不回了,实在是不像话,其实不止是臣妾,宫中不少姐妹对此都有怨言,怪陛下太过偏心,臣妾实在是拿不出什么证据,不过…难道娘娘真的不知道那罪妇名为软禁,实际上早就进出冷宫自如吗?”

    “竟有此事?”夏侯承宇震怒,就要回头找人问个究竟。

    丽妃却赶紧扯住了她的衣袖,喊住道:“娘娘,这事若是连夏侯家也不告诉您的话,只怕问您身边人也未必可靠啊!到时候若有人倒打一耙,说臣妾在颠倒是非,臣妾也吃罪不起啊!”

    夏侯承宇握在袖子里的拳头在瑟瑟发抖,“你说那贱人进出冷宫自如,可有证据?”若有证据,她要找青主好好理论一下,也要夏侯家族给自己一个交代!

    丽妃摇头道:“娘娘,臣妾真的没证据,不过听说冷宫后面一处山谷被打造的很漂亮,听说那罪妇基本上每天傍晚都会离开冷宫在那山谷游玩。”

    冷宫后面的山谷?打造的很漂亮?还每天离开冷宫游玩?夏侯承宇胸脯急促起伏,若真这样的话,那还叫什么打入冷宫,若真有这事,不用想也知道是谁允许的,若无青主允许的话,那贱人怎么可能出的了冷宫?

    “娘娘!”见夏侯承宇扭头就走,丽妃赶紧又拦住了她,惶恐道:“娘娘!臣妾只是看不惯那罪妇惑乱朝纲,发发怨气,您不能说出去啊,否则臣妾以后就没好日子过了。”

    夏侯承宇冷冷道:“你放心,本宫不是过河拆桥的人,本宫现在就去那什么山谷看看,若真有此事,不用任何人提醒,乃是本宫亲眼所见,无意中撞破!”

    丽妃摇头道:“娘娘,不行呐!宫中到处是陛下的耳目,娘娘现在跑去的话,那罪妇怎么可能还会露面。”

    夏侯承宇眉头一皱,没错,这话有理,自己真要现在跑去等的话,那混账男人一旦知晓,自己肯定无法捉到现场。稍作琢磨,问道:“你说那贱人每天傍晚会去冷宫后面的山谷?”

    丽妃:“不是臣妾说,臣妾也只是听说。”

    谁知夏侯承宇脸色却放平静了下来,对她道:“这夕景园好久没好好逛逛了,丽妃陪本宫转转吧。”

    “是!”丽妃乖巧应下。

    见两人又心平气和地慢慢游园,不近不远跟着的娥眉则内心惊疑不定,不知道两人刚才在干什么,怎么感觉像发生了争执似的,奈何那两人一直在传音交流,也不知在扯些什么,她觉得丽妃有点可疑,准备回头将今天的情形禀报给夏侯家知晓。

    今日的夏侯承宇似乎特别有雅兴,在夕景园逛了好久,实则袖子里却一直在掐指算时间。

    等到时间差不多了,人也逛到了天宫门口,夏侯承宇朝高大宫门外看了眼,突然道:“好久没见陛下了,都走到这了,咱们就去看看吧。”

    “是!”其他人自然是应下。

    不过宫门口的守卫还是拦下进行了询问,虽然天后有在天宫境内自由来往的权力,不过该有的去向还是得例行盘问,获知是要去离宫看陛下,放行后迅速将情况上禀,让相关护卫做准备,否则天后出了什么事的话谁也担不起责任。

    在一队临时调遣的护卫护送下,夏侯承宇一行迅速飞离天宫,直奔御园方向所在的星球。

    离宫内,亭台楼阁间,司马问天和上官青正跟随在青主身后漫步。

    “搞清了状况没有?这牛有德为何至今还没返回荒古修炼?这次的间隔期和以前的间隔期比起来怎么感觉有些长?”青主发问,破军那边也时常在追问怎么回事,那么多人耗在那保持着高度战备,防护阵在那遭受邪气的侵蚀,每天的消耗可不小,再这样下去可坚持不了太久。

    司马问天无奈道:“间隔期与以前比的确有些长,不过牛有德这次离开荒古也有些反常,并未见南军境内有什么事就突然出关了,也许是有什么我们暂时还无从得知的意外情况,不过荒古有利于牛有德修炼,他再次返回也是必然的,只是不知时间长短如何。陛下,这次把人送进去实在不易,若是放弃的话,下次再想找到机会怕是不容易啊!”

    青主略沉默之后,偏头对上官青道:“通知破军,按他的计划来吧。”

    破军的意思是这样耗下去不是个办法,不说防护阵能量消耗的事,人也不能这样长期绷着不放松,所以破军建议,由那些修炼火性功法的人暂时将大军收拢,而荒古外围一带暗中布置下可靠的人手,一旦有人接近,及时通知里面再立刻重新准备,这样也能让大军保持最佳状态,还能节省大量资源,毕竟不知道还要等多久,破军也知道进去一次不容易,做好了让那支人马长期坚持的准备。

    手握星铃的上官青却没急着回他的话,而是有些愕然道:“陛下,天宫那边传来消息,娘娘出宫了,说是来看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