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飞天 > 第二一五一章 明白了路该怎么走
    对苗毅来说,才懒得管曹满怎么想,获知夏侯承宇已经送往幽冥总督府也只是跟杨庆通知了一声,如今的夏侯家已经攥在了他的手上,曹满若是不听话,他不介意把曹满这个家主给换一换。

    这也是苗毅敢和青主撕破脸的最大底气!

    乙月星,碧海之上,孤岛一座,已经出了月行宫划给幽冥总督府的地界之外,林中茅庐几处。

    娥眉等侍女徘徊在周围警惕。

    林荫下,夏侯承宇手捧野花嗅着芬芳,一脸淡淡享受,花香未必好过宫中的奇花异草,嗅的是自由的感觉。

    夏侯家也仅仅是把人安排到了这里,没费波折将夏侯承宇给安置进幽冥总督府。

    这其实是杨庆的意思,事情没布置妥当之前,夏侯承宇目前还不宜在幽冥总督府内露面。

    海边,突然一条人影破浪掠出,娥眉等人迅速拔剑警惕,待认出是青元尊驾到,纷纷拱手行礼,“殿下!”

    “母后呢?”青元尊心切问了声。

    “尊儿!”夏侯承宇从不远处遮挡的植被后面站了起来,唤了声。

    青元尊眼睛一亮,快步而去,近前,噗通跪下,磕头道:“儿子不孝,让母后受苦了!”话中已带了哽咽之音。

    本面带喜色的夏侯承宇情绪受到感染,抱了儿子的脑袋搂住,也流出了眼泪,“是娘没用…”抹了把泪,又迅速将青元尊扶起,“快起来,快起来!”

    青元尊站起,母子两个对着互相给对方抹眼泪,忽又双双笑起,喜极而泣的样子。

    待到情绪双双稳定下来了,青元尊道:“之前先生说请牛天王把母后救出宫,儿子还觉得没那么容易,没想到不过几日的功夫,事情就成了,就让儿子见到了母后。母后,以后咱们母子再也不分开了,儿子再也不会让母后看别人脸色了,天宫不回去也罢!”

    夏侯承宇抓了他手腕,目露坚毅,摇头道:“不!必须回去,我要跟我儿堂堂正正回去!”

    青元尊听出了她话中深意,点了点头,目光扫到四周茅庐后,有些神态黯然道:“让母亲在此委屈,儿子实在…”

    夏侯承宇竖掌打住,“这算什么,本宫在天宫什么委屈没受过,你既然让本宫暂住这里,想必有你的想法,本宫还能不相信自己儿子么!”

    青元尊汗颜道:“说来惭愧,也并非是儿子的意思,是那位杨先生的建议,她觉得母后暂时不宜在幽冥总督府露面,也不宜在这里大兴土木。”

    说到杨庆,夏侯承宇目露思索神色,问道:“尊儿,你觉得那杨先生如何?”

    青元尊略沉吟道:“目前接触不多,儿子也不好频繁进出静室见他,所以了解也不深,还不好下定论,不过说话好像有几分见地,有那么点一针见血的味道!”

    夏侯承宇道:“走,带我去见见,倒要看看是不是真有本事的人!”

    “呃…”青元尊忙道:“母亲若要见,儿子将他带来就是,哪能劳母亲来回奔波。”

    “诶,若真是贤士,本宫屈尊拜见又如何?你我母子空有显耀天下的名分却落得这般谨小慎微,人人可欺,不就是因为无人可用吗?他若真是那将牛有德一路扶持成为南军掌令天王的能人,别说屈尊,就算让本宫跪拜也不无不可。不要计较这些旁枝小节,走吧!”夏侯承宇挥了挥手,天后的气势还是在的,举手投足间自然有一番威仪。

    既如此,青元尊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是委屈她,将她收入了兽囊,带了她再次遁入海中返回。

    回到幽冥总督府,他自然是不用接受检查的,轻易就将夏侯承宇给带了进去。

    一到静室,夏侯承宇一露面,杨庆愣了一下,没想到青元尊居然把她给带来了,赶紧恭敬行礼道:“卑职参见天后娘娘!”

    夏侯承宇轻提衣袖在身前,仔细打量了一下杨庆,最后微微颔首道:“是了,印象虽然不深,但咱们应该是在御园见过面的,你那时还在牛有德统领的黑龙司听用吧?”

    杨庆估摸着对方是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一说而已,当年的夏侯承宇压根就没正眼瞧过他,哪会对他有什么印象,不过嘴上也恭维道:“娘娘果然是好记性,那时的确见过娘娘。”

    夏侯承宇有些奇怪道:“为何突然‘隐姓埋名’而去?”放以前肯定不是隐姓埋名这说法,这摆明了是糊弄天庭触犯天条的事。

    杨庆自然有话应对,“王爷当年得罪了赢家,朝不保夕,为了保存实力,方出此下策!”

    “赢家的确可恨!”夏侯承宇哼了声,对赢家的不满到哪都忍不住,不过此来自然不是来聊闲天的,言归正传道:“先生建议殿下先保兵权?”

    杨庆:“兵权在手,陛下方不敢对殿下轻言废立!”

    夏侯承宇:“可这边的五千万精锐都是近卫军转变而来的,陛下控制的死死的,如何能掌控?”

    杨庆摇头道:“掌控的死死的怕是未必吧?”

    夏侯承宇精神一振,“愿听高见。”

    杨庆提醒道:“卑职能来到这里见殿下,是王爷请了夏侯家帮忙。”

    夏侯承宇和青元尊相视一眼,颇有悚然一惊的味道,两人许多事情都不懂,之前还以为这是苗毅自己的能耐。当然,杨庆也不会跟这两人泄露苗毅早在近卫军内安插了自己的人。

    “先生的意思是,夏侯家早就对幽冥大军进行了渗透?”夏侯承宇试着问了声。

    杨庆:“又岂止是幽冥大军,近卫军又如何?娘娘真以为冷宫发生的事情夏侯家不知道?就算娘娘身边的人不上禀,夏侯家的人怕是连娘娘抽了战如意多少个耳光都一清二楚,不是不知道,而是不说而已。”

    一听这话,夏侯承宇唇齿一咬,心中再次涌起悲愤之情,若是真的,那就说明夏侯家的确早就知道战如意能随意进出冷宫,只是把她当傻子一样瞒着而已。“你的意思是,冷宫也有夏侯家的人?”

    杨庆没有正面回答:“夏侯家树大根深,根植于天下久矣,连王爷也不知道南军境内或是自己身边有多少夏侯家的人。当初王爷扳倒昊德芳时,只怕昊德芳做梦也没想到自己身边的亲信居然有夏侯家的人。陛下兵锋强盛,为何却忌惮夏侯家?娘娘可曾听说过一句话,得夏侯者得天下!”

    母子两个嘴唇双双绷紧,夏侯承宇稍候又问:“只怕我那娘家未必肯帮我们母子干这种事。”

    杨庆:“娘娘可知为何夏侯家知道娘娘母子是夏侯家的亲戚,也不愿意伸出援手?”

    母子两个相视一眼,这正是母子两个觉得心中不平的地方,夏侯承宇伸了下手,示意请说。

    杨庆继续道:“因为夏侯家不会干得不偿失的事情。”看了眼青元尊,“对夏侯家来说,殿下就算是夏侯家的外甥,那又如何?夏侯家屹立至今,扶起几代霸主,有一个共通点,那就是他们只扶能扶起来的人,不会轻易去随便扶持,夏侯家选定的扶持对象往往都有一定的实力,殿下对目前的夏侯家来说,还不足以让他们花费资源来扶持。可若是殿下掌握了这五千万精锐人马,那情况则不一样了,因为殿下手上已经有了一定的实力,加上殿下外甥的身份,夏侯家对殿下的关注力度自然会加强,届时的情况则不一样了…说句大逆不道的话,若是条件合适了,夏侯家怕是扶持殿下将陛下给取而代之都是有可能的!”

    此话一出,母子两个心肝砰砰直跳,这话的确是有些大逆不道,尤其是当着他们两个的面说出来,可母子两个竟无一人觉得杨庆的话有何不妥之处,反而有恍然大悟的感觉,原来夏侯家不搭理他们说到底还是因为他们母子自身的实力不够,不值得夏侯家出力。

    听这一席话,母子两个居然同时有茅塞顿开的感觉,虽然眼前什么都没有,但头次摸清了路的方向在哪,是那种真正看到了希望的感觉,明白了路该怎么走。

    母子两个再看杨庆的眼神都不一样了,皆暗道,此人果然不一般,三言两语就给他们点明了方向。

    也都切切实实明白了,想要图谋更大的发展,抓住眼前的兵权是重中之重。

    青元尊忍不住插了一嘴道:“先生这话说了跟没说有什么区别…”

    “尊儿,不得无礼,先生自有高见!”夏侯承宇喝斥了儿子一声。

    杨庆微笑道:“夏侯家自然不会轻易帮殿下,还是那句话,夏侯家不会干这没好处的事,但娘娘背后有王爷,若是王爷出面许以利益给夏侯家做交换,只要能拿出打动夏侯家的东西,夏侯家自然会帮,这一点王爷应该能做到,而王爷和战如意之间的恩怨也不会容许战如意上位,必然是要帮殿下的。”

    青元尊皱眉质疑道:“就算夏侯家愿意帮,只怕也难把整个幽冥大军控制住吧?其中必然还是有不少忠于陛下的人,到时候怕是要闹得幽冥大军自乱,还如何掌控这兵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