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飞天 > 第二一五五章 图穷匕见
    目送母子两个离去,杨庆察觉到了危机,实在是这母子两个的心志不坚,承压能力不够,容易骑墙,一旦畏缩不前的话,搞不好要拿他给青主做交代。虽然有苗毅给予母子俩的压力在,可他不得不小心,别闹得阴沟里翻了船被这俩货色给弄死了。

    他立刻摸出了星铃跟苗毅联系,将情况讲了下,请苗毅通过幽冥大军内之前向青元尊宣誓效忠的人给予母子俩压力,免得两人轻举妄动。

    而母子两个一出门,立刻撞见了前来请命的王定朝,“末将参见娘娘、参见殿下!殿下,天旨已到,为何还不下令集结人马?”

    夏侯承宇一听就火大,喝斥道:“大胆!该怎么做殿下自有打算,你是幽冥总督,还是殿下是幽冥总督?”

    王定朝拱手道:“娘娘息怒,末将不敢,然这是陛下旨意,拖延不行,怕是会惹来陛下震怒,末将也是为了殿下好。”

    青元尊叹道:“陛下的旨意自然是要遵命的,可也不能鲁莽出兵,必须好好筹划才行呐。”

    王定朝:“殿下,陛下只是让我们出兵对南军施压。”

    青元尊:“牛有德是什么人?他能爬上南军掌令天王的位置并非侥幸,乃是一代名将,能征善战,决不可轻视!而牛有德的为人,更是一怒就战的人,你焉知我们冒然进兵他的地盘不会惹来他的反击?咱们不能心怀侥幸呐,既然要出兵,就要做好与牛有德动手可能的准备,你说是不是?”

    这话是杨庆刚刚教他的拖延办法。教归教,杨庆心里却是清楚的,主动权在苗毅手中,青主没动作,苗毅那边的地盘是不可能让给青元尊的,到时候自然又有别的理由拖着青元尊,不可能满足青元尊的小算盘。

    然这话也的确有些道理,令王定朝无言以对,只好催促其尽快做准备。

    青元尊也不好一点准备都没有,这边说是谋划,人马也在慢慢调动做动作。

    这一天两天过去,天宫那边的青主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没再过问过。五天六天过去后,青主依然在冷眼旁观。一天又一天过去,幽冥大军还是没什么动静,任谁都看出青元尊不想出兵,青主的脸色整天沉着,很不好看,天宫内的人见到他说话都开始小心翼翼了,熟悉青主的人都知道青主已经处在爆发的边缘。

    从冷宫出来,青主没有走正门,而是走后门来到了后面的山谷,那个被夏侯承宇闹事后搅动的山崩地裂的山谷,暂时只是简单修复了一下,不想让人看出明显出过事的迹象,暂时也不便立马修复成原来的优雅留下话柄证据。

    站在一块山石上,青主目光环顾崩塌后有些凌乱的环境,静默了一阵后,突冷冷冒出一句,“已经十天了吧!”

    站在山石下面的上官青抬头看了他一眼,知道他指的是什么,轻轻应了声,“是,第十天了。”

    青主慢慢负手身后,冷冷道:“他还没出兵,这是在故意拖延!”

    上官青含糊道:“牛有德能征善战,殿下想准备周详一点也情有可原。”

    青主霍然回头,居高临下盯着他,厉声道:“这鬼话你信吗?他这是不想出兵,他在故意拖延,他在抗旨!他还想干什么?逆子!”

    上官青试着道:“陛下,要不再下旨催一催?”

    青主冷笑道:“传朕旨意给王定朝,让他接任幽冥总督一职,即刻将他们母子两个扣下,押到天宫来!”

    上官青一脸忧虑道:“陛下三思啊,一家人不至于闹成这样。”

    青主厉声道:“朕已经给了他机会,是这逆子不知悔改,逆子哪来的胆子跟朕对抗?其中必有蹊跷,再让他们母子留在那,只会被人给利用,再不当机立断的话,到时候越发难以收场!难道你也想抗旨吗?”

    上官青只能是拱手领命道:“是!老奴这就传旨!”

    静室石门嗡一声敞开,盘膝打坐在石榻上的杨庆睁眼一看,只见夏侯承宇和青元尊匆匆走了进来。

    不容杨庆说什么,夏侯承宇已经急声道:“弟弟,尊儿刚接到下面人传来的消息,天宫派了人来,没来这边,而是直接去了王定朝那,陛下怕是有什么旨意给王定朝。”

    杨庆暗道,不愧是在天宫厮混多年的,已经察觉到了情况不对。

    他这里其实刚刚也接到了消息,知道天宫派了人去王定朝那,夏侯家渗透的人能把消息告诉这母子两个,他没理由不知情。

    青元尊亦有些神色慌乱道:“舅父,王爷那边究竟准备的怎么样了?”

    杨庆放了双脚下榻,叹道:“快了,再有几天就差不多了。不过就算是王爷现在准备好了,只怕也晚了,冷宫那边有人趁机作祟,有人怕是不想让娘娘和殿下再活着回去啊!”

    夏侯承宇两眼一瞪:“什么意思?”

    杨庆沉吟道:“我之前收到了王爷那边的消息,之前陛下在冷宫内,不知道战如意跟陛下说了些什么,反正陛下的脸色不太好看,随后陛下便指示上官青向这边传旨,旨意的具体能容并不清楚,我还想等殿下接旨后看看是怎么回事,如今看来,旨意根本不是下给殿下的,而是给了王定朝?按理说,有什么事直接通知王定朝一声便可,是什么事需要直接将明旨送达王定朝的手上?我怀疑是不接到明旨连王定朝也不敢做的事…”目光在母子两个的脸上转了转,“以此判断,很有可能是要对娘娘和殿下不利!”

    青元尊顿时一脸紧张。

    夏侯承宇却是气得直哆嗦,“是那贱人!一定是那贱人!本宫早就知道那贱人想将本宫给取而代之,只是找不到机会一直在那惺惺作态罢了,这次果然是狐狸的尾巴露了出来,迫不及待了!”

    事情还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她就毫不犹豫地确认了是战如意要害她。

    青元尊紧张归紧张,但还不至于像夏侯承宇那样怨恨到失去理智,“母后,事情还不一定,也许没我们想的那么坏。”

    杨庆给了一句,“若王定朝真的是接到了旨意要对娘娘和殿下下毒手呢?”

    青元尊惊疑不定道:“王定朝说过,陛下早有旨意给他,让他不用效忠陛下,只需效忠于我,这么多年来,王定朝也一直是这样做的,再怎么样,也不至于向我下毒手吧?”

    “殿下天真了,若冷宫那位真想除掉娘娘和殿下,这么好的机会不下毒手,什么时候下毒手?”杨庆冷笑一声,老神在在道:“若我估计没错的话,王定朝一旦要动手的话,他肯定会说是陛下旨意之类的,要押送娘娘和殿下回天宫,实则抵达南军境内后,必有人行刺,杀了娘娘和殿下之后,又将顺便栽赃给王爷!”

    夏侯承宇怒道:“他敢!”

    杨庆淡然道:“娘娘和殿下拖拉犹豫至今,我不好说什么,怕你们多想。可若是到了这种你死我活的地步,已经是图穷匕见,娘娘和殿下依然犹豫不决把希望寄托在别人手下留情上,那就当我什么都没说!”他拱手告辞,“非杨某要抛弃姐姐和殿下,实在是形势凶险万分,刀已经快架到脖子上了,容我先脱身回避!”说罢就要走。

    两人顿时急了,青元尊一把抓住了他手腕,“舅父且慢,王定朝若真敢下毒手,我定不绕他!”

    “弟弟!”夏侯承宇亦露出眼巴巴哀求神色,道:“你不能这样扔下我们不管,若王定朝真要对我母子下毒手的话,他手上拿了陛下旨意号令大军,尊儿手下效命的那些人根本挡不住啊!我们该如何应对是好啊!”

    杨庆心中暗叹,就你们这样的,还偏偏有那非分之想……

    总督府外,一座宅子的正厅内,王定朝与一名天庭传旨将领面对面站在一起。

    看完手上的旨意,王定朝沉默许久,最终摸出了星铃道:“容我和大总管确认一下!”

    来将颔首,也轻轻叹了声,知道他做这事为难。

    然联系之后的王定朝脸色凝重,艰难缓缓道:“末将遵旨!”

    来将心知肚明结果,提醒道:“这事上面不想把动静闹的太大,影响弄大了后面很难收场,上面脸上也无光,某种程度上来说,陛下也是为了娘娘和殿下好,你懂我的意思吗?”

    王定朝艰难点头道:“明白!”

    来将拱手道:“那就请将军尽快行动吧,送人去天宫的事由我负责!”

    王定朝绷着脸颊走了出去,开始召集相关人员传达旨意,不让下面相关人员看到旨意没办法动手,需知扣押的对象可是天后和天子殿下啊!

    亭台楼阁中,夏侯承宇和青元尊母子两个对坐,桌上摆满了美味佳肴,但母子两个哪有什么心思享用。

    青元尊桌下摸出星铃接收了一个消息后,咬牙道:“舅父,下面人传来消息,王定朝在暗中召集人马!”

    夏侯承宇神情忐忑,母子两个都紧张了起来,毕竟是头回要面临这种场面,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下人打扮在旁斟酒的杨庆低声道:“娘娘、殿下不用紧张,咱们暗伏四周的人手虽然不多,但陛下定然不想闹出太大的动静,王定朝定不会带太多人进来,只要按照预设好的走,不会出现意外,杨某也没必要拿自己的性命冒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