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飞天 > 第二二一二章 弃如意
    没有豪言壮语,没有铮铮誓言,也没有女儿家的惶恐哀求,但破军却从战如意的平静眼神中看出了一种坚决,这种坚决他很熟悉,在不少视死如归的将士眼中能看到。

    仅凭这一点,破军信了她,也改变了一直以来对她的看法,不像以前态度的转变是因为她肚子里的骨肉,也不像之前称呼的改变是因为要杀她,用力抱拳道:“老臣遵娘娘懿旨!”

    这话中的份量代表着对她的认可。

    战如意没有因之而高兴,没说什么,翻手拿出了一套战甲,然而…她低头看了看自己隆起的腹部,发现自己期待的这一天来了,却发现战甲穿不上了。

    看着女儿默默收起战甲的样子,嬴珞环泪崩,捂住了嘴,知女莫如母。

    早年,她见女儿喜欢舞刀弄剑、身穿战甲,经常骂她疯丫头,说小心以后嫁不出去之类的。

    如今她知道眼前的情形怕是在劫难逃,女儿好不容易等来了这一天,也许是最后一次偿愿的机会,却无法圆满达成。

    一只手伸来抹去了她脸上的眼泪,嬴珞环回头一看,是战平。

    战平朝她微微点头,然后拿出了战甲穿上。

    嬴珞环一抹眼泪,也痛快地拿出了战甲穿上,随后提枪在手,与丈夫分别站在了女儿左右,甘当护卫。

    银霜、白雪相视一眼,虽然害怕,可大势之下哪由得她们去选择,她们就算投降只怕敌军也看不上,只能是也拿出了甚少穿戴的战甲,硬着头皮穿上了。

    一身宫装,斜枪在手的战如意目光透过轰鸣厮杀的战场,盯向了敌方中军核心簇拥下的男人,多年不见,人还是那个人,但气势已经是高高在上。

    嬴珞环也盯向了苗毅,恨得牙痒痒,这个差点成了她女婿的男人,亏她当初还热切的很,亲自跑去相看,谁想对方却参与了逼垮赢家,如今更是要置她全家于死地,狼子野心,妄图君临天下!

    她好恨,只恨当初没杀了此獠!

    战平也同样在盯着苗毅,他现在似乎明白了自己当初劝说之下对方为什么不肯带自己女儿走,哪怕情绪激动到指着嬴九光的鼻子骂,可最后还是忍了下来,因为是白主的人,想必那时也是身不由己。

    周围厮杀激烈,破军对这一家人略做观察之后,目光盯向了战场。

    而这边的巨大动静很快惊动了星空远处的探子来一看究竟,见此状立刻上报,很快惊动了青主来询问。

    破军本想隐瞒不报,却不想还是惊动了青主,只好摸出了星铃向青主禀报。

    一听情况,青主大惊,急告:破军,坚持住,务必坚持住,朕立刻来援!

    破军:陛下!牛有德的进攻节奏并不猛烈,诱陛下来援的可能性极大,真正的主力大军怕是要针对广令公。若如此,牛有德的意图很明显,他知道这意图怎么都瞒不过去,他在赌,在赌陛下对娘娘的喜爱,想以此将陛下大军给引诱过来,为主力大军争取动手的时间,陛下万不可上当,老臣拜别!

    之后任由青主怎么联系,破军都坚决不再回复,反而传令下去,准备以强行突围的方式进攻。

    见到近卫军内部的阵势调动,苗毅大概猜到了破军的用意,忍不住骂了句,“老匹夫!”

    他对破军真是恨得牙痒痒,第一次在灵山做手脚攻打八方寺想诱青、佛去援,好对广令公下手,结果被破军搅局。这回以这么多人马围困,估摸着只要自己不动,对方就不敢妄动,想给对方拖延时间等援军的机会,想给对方谈判的机会,也想给青主谈判的机会,谁想他没下令进攻,反倒是破军这老匹夫下令进攻,这不是找死吗?

    破军活得不耐烦了想找死也就罢了,却又再次坏了他的好事,让他如何能不恨得牙痒痒。

    现在搞的他想做手脚让青、佛误以为主力大军在此都没办法了,原因很简单,破军一动手,他的进攻节奏就将企图彻底暴露了。你现在杀还是不杀?把这些人杀了的话,青主就更不会跟你谈。

    现在破军更是豁出去了找死,逼你杀他们,让你有脾气也没处发!

    腾飞也忍不住叹了声,“破军这是想送死啊!我们这样搞太明显了,青、佛能来援吗?”

    杨庆:“不太可能了,若是只有青主,为了战如意,还有可能,关键佛主在那边,佛主肯定不会让青主这样做。”

    苗毅道:“再看看情况,若不来援,就杀,争取活捉破军和战如意。”

    两人明白他的意思,活捉此二人兴许还能拿来要挟要挟青主,说不定能派上作用。

    脑中快速思索之后,苗毅又招出了两人,两个美若天仙的女子,衣袂飘飘。

    边上的杨庆和腾飞愕然打量,不知苗毅招出的这两人是什么人,两位女子的气质却是非凡,给人一种超凡脱俗的缥缈感。两人明显感觉到已化作人形的黑炭看向二女的眼神有种眼巴巴的感觉。

    二女不是别人,正是苗毅从荒古死地请出的凤族守护玄女,为了这次的大战,苗毅真正是把能动用的资源都准备上了,可见其重视程度。

    旁人也不知道苗毅暗中传音对二女说了些什么,最后见黑炭与二女退出战阵,从战阵后方迅速撤离遁入了茫茫星空之中。

    瞥了眼战局,苗毅随后又摸出了星铃……

    星空深处疾行的青月人马停下,放下星铃的青月和杨召青稍作商议之后,让严啸领了十亿大军迅速原路折返而去……

    “老匹夫!”龙辇内,青主气得直跳脚,又紧急联系破军的部将,然而联系上了也没用,已经被数十倍于己的敌军给围困,战场主动权完全掌握在敌军的手中,破军的部将又能奈何?

    他立刻招了佛主过来,将情况讲明,表示要去驰援。

    佛主黑着脸道:“瞎子也能看出这是诱敌之计,不能去!”

    青主:“也许牛有德是欲盖弥彰,说不定主力大军就在他身边。”

    佛主沉声道:“老二,为了个女人你昏了头,就算让你去,牛有德以有心算无心,等你赶去,还能救下来吗?牛有德玩这招,那边还不知道设下了什么陷阱,如同破军说的,岂能让牛有德牵着鼻子走?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就不能再给牛有德分而破之的机会,必须尽快赶到广令公那边去,想办法控制住广令公那边!”

    青主绷着脸道:“和女人无关,破军乃朕肱骨之臣,朕焉能见死不救?”

    佛主一把攥紧了手上念珠,盯着他怒声道:“你还有脸说?若非你为了一己之私枉顾大局让破军去送那女人,破军焉能陷入如此绝境?上千万人马就因为你一念之差将死无葬身之地!别说我拦你,你问问他们,你问问你麾下人马,问问他们答不答应让你去?”手一指旁站的上官青等人。

    上官青和司马问天皱眉不语就是态度。

    武曲略默后,徐徐道:“陛下,破军死意已绝!破军的脾气陛下是知道的,他不会再给陛下救娘娘的机会。陛下不去,娘娘也许还有活命的机会,陛下若去,破军必杀娘娘!”

    青主缓缓闭目,一想到战如意如今的处境,心如刀割,不仅仅是因为战如意,牛有德已经杀了他一个儿子,如今再加上战如意腹中的骨肉,念及此,双拳紧握,浑身弥漫出一股暴戾气息,最终睁开一条眼缝,咬牙切齿道:“牛有德,朕迟早将你千刀万剐!”

    作出有些决定很艰难、很痛苦……

    天眼所见,青、佛人马没有停顿回头的任何意思,苗毅知道自己赌一把的图谋破灭了,知道青主十有**已经放弃了破军和战如意,面无表情下令道:“破军、战如意,尽量抓活的!”

    这无异于下达了尽快结束战斗的命令,随着主将一声令下,围攻大军亮出了更多的破法弓,无数流光狂暴进攻。

    战刀提在手中的破军见手下弟兄开始大片大片的倒下,双目欲裂,他知道自己也快要走到头了。

    挺着大肚子的战如意胸脯起伏,她还是头次见到如此残酷激烈的大规模厮杀战场,明眸大眼一眨不眨,纤指反复捏紧手中枪……

    而苗毅又摸出了星铃联系阎修。

    让卫枢通知夏侯家安排在监察左部的探子向司马问天密报消息,剑指上官青。

    让卫枢通知夏侯家,一旦战乱一起,立刻趁机联系安插在近卫军内部的人手捣乱,牵制青、佛大军的行进。

    让卫枢通知夏侯家,命安插在广令公手下的人手向广令公检举洛莽。

    一连串安排之后,苗毅又直接联系上了洛莽,问:洛帅考虑的怎么样了?

    洛莽:牛王爷,我的考虑你应该知道,何必多此一问,等你做到了,我自然好说。

    尽管苗毅已经称帝,但他暂时还没有改口的意思,而苗毅早就联系过他,让他率领麾下人马反水,助其一举拿下广令公。然而对洛莽来说,交情归交情,至于事情得看是什么事情,岂能由得苗毅一句话他就率领人马掀广令公的桌子?他得为自己的利益,还有手下众多弟兄的利益考虑,那么多弟兄的身家性命和安危指望着他,他岂能没分寸乱来?

    当然,他也没拒绝苗毅,条件是苗毅这边必须先走到一定的地步,真的能扯开青、佛的人马,否则他身在其中将首当其冲面临青佛和广令公人马的联手攻击,在看不到苗毅的胜算之前,他怎么可能冒险彻底倒向苗毅陪苗毅去赌?(未完待续。)